女朋友很喜欢吸我的奶头 鲤鱼乡兽根太长吃不下


经常和绘奈时不时拌嘴顺带还互掐的长谷有马此时作为接替了黛千寻位置的新一任首发,已经完全和无冠的三人以及赤司混熟了。虽然说赤司个人似乎并不怎么喜欢他的样子,不过他也计较啥,他们不过就是熟悉的陌生人。

“去看看绘奈练习完了没?”赤司轻声朝着差不多吃完午饭的他们建议道。

无冠的三人点头点得飞快,似乎是恨不得立马跑到舞蹈室去看她练习似的,而对此见怪不怪的长谷有马则是淡淡地瞥向了此时脸上也带着淡淡的笑意的赤司。

“喂,赤司,我就觉得好奇,我希望我问了你别怪我。”

“嗯?但说无妨。”赤司大大方方地看向了他,示意他开口。

“你到底喜欢她什么,我倒是看不出她有什么好的,不就是她的篮球技术还算不错,人长得还算可爱,然后也看上去没什么架子但是偶尔生气了也会炸炸毛……”长谷有马说到这,声音就渐渐地低了。

他看到了赤司那温和的赤色双眸划过了一丝金色,而那金色看起来则似乎凉意无边。不过大概……一定是他多心了,向来温和的赤司怎么会有这种表情。

“你似乎很了解她啊,果然相处久了解对方得也多。”赤司似是有意无意地瞥眼看着他,“喜欢她的理由?你和她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你会不知?”

实渕玲央不由得苦笑,现在的赤司似乎比之前……更加肆无忌惮了。

肆无忌惮地在无意间宣誓一留宫绘奈就是赤司的人。

舞蹈房里因为是午饭的时间,显得格外空旷,巨大的落地镜前站着一个已经脱掉校服外套的女孩子,她微抿着唇对着镜子旁……的笔记本电脑上的视频,目光并未从视频上移开,而是随着视频上的动作一起晃动。

左手伸直前方,右手则是不断重复着朝外翻的动作,然后两手伸至身前顶跨,由于她个人似乎有点嫌校裙太长,因此特意借了赤司剪刀来剪短两厘米的裙子由于顶跨的关系而飘了起来,隐隐约约甚至还能看到胖次。

“你不吃午饭吗,绘奈。”音乐之中混入了赤司征十郎的声音,绘奈的动作略微慢了半拍,随后停了下来俯身去把视频暂停,这才转身看向了大大方方出现在舞蹈室门口的赤司征十郎。

“还好吧,我也不怎么饿呢。”绘奈那么回答道,“我待会还得去帮浅井学姐去筹划下学园祭当天的事,下午你应该能在你的课桌上看到我和浅井学姐讨论出来的计划书吧。”

“这个倒是不怎么急。”赤司征十郎走到她身边,顺手把她之前脱下的校服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现在天转冷,我可不希望你感冒发烧。”

“啊……对不起,以后会注意的。”绘奈尴尬地冲着赤司笑了笑,随后立刻背过身去弯腰拾起刚刚有人冲到舞蹈室来送她的生日礼物,那是一个看上去特别可爱的泰迪熊,抱起来也软软的格外舒服。

绘奈重新转过身来,把脸埋在泰迪熊的咯吱窝那里,刚还打算向赤司解释这是别人送她的生日礼物时,却撞见了他那双蓦然间闪过金光显得有些奇怪的赤色双眸。

“……征君?”她心惊胆战地叫他的名字。

“我帮你把这只熊抱回去吧,你一个人抱感觉会走路摔跤。”他略带别扭的语气让绘奈心中产生了些疑惑,但她还是将怀中的泰迪熊递给了赤司征十郎。

赤发少年那埋在泰迪熊背后的脸上,浮现着各种不开心的情绪,以及,一丝不安。

结果泰迪熊被赤司给丢了,理由不知为何,反正当绘奈问的时候却被他按在墙壁边用吻封去了所有。

于是她就此再也不提那莫名地被赤司丢掉了的泰迪熊了。

——————————————————————————————————————————

传闻说,起初的小绘奈特别怕生,直到后来赤司征十郎的出现,导致到后来绘奈被赤司拐走的时候,本来就长得和御神乐星锁很相似的容貌再加上不错的性格立刻成了洛山高校里受欢迎的人。

其实吧,妹妹一留宫绘奈的名字,晓把这句话放在心底很久很久,然后终于忍不住在那天自家妹妹形式奇葩却又让人印象深刻的婚礼上脱口而出——

“啊不行不行!现在的绘奈,总感觉很容易就带入一宫绘留奈的名字啊啊啊啊啊!——果然是御神乐学园套曲看多了吗!”

“啊啊——感觉绘奈嫁了人,真的是超——可惜的啊。”绘奈即使是和赤司征十郎调换了礼服,黑色的燕尾服穿在她的身上似乎还能够体现出那么一丝的帅气。

“高尾君……”从缠绵的长吻之中缓缓地退出,绘奈扬了扬微红的面颊,显得更加动人,“你还是先想想怎么把绫乃姐打包带走吧。”

看了眼此时微微垂眸摆弄着婚纱裙摆的赤司,带着无可奈何的神情,高尾和成重又看向了绘奈。

“我说啊……看着好别扭,果然还是让赤司来穿燕尾服,你来穿婚纱吧——毕竟女孩子人生只有那么一次来体验的吧喂……”

作为今日主角之一的赤司只是轻挑起眼角,缄默不言,柔柔地笑着看向高尾和成,却带着一股子让人不可忽视的低压。

“我说小真……赤司不是已经变回了原来的性格了吗……”

如今并未推拒开靠在自己肩膀上笑得很贤淑的女孩子,绿间真太郎依旧推了推眼镜,如往常一样。

“现在一留宫绘奈已经是赤司家的人了,作为她丈夫的赤司看到你和他妻子那么亲密,你说呢?”

“说起来小真最近……突然间坦率了好多啊。”

“不想在传宗接代这一方面输给赤司而已。”

在高中时期时,晓和黑子过得很平淡,绘奈却和赤司在一起甜得发腻,让实渕玲央都有种想高举火把的冲动。

然而,当她们俩都成婚了之后……完全倒了倒。黑子反倒是肆无忌惮地和晓歪歪腻腻的了,反而是之前秀恩爱秀得也勤快的赤司和绘奈之间,平淡了许多。

而听赤司家的佣人们说,赤司似乎只和绘奈在新婚之夜歪腻过,似乎之后,次数就少了很多。

赤司刚接手家族的事业,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而身为他妻子的绘奈,虽然无法在这一方面帮他许多,但是她以另一种方式在自己丈夫的背后默默地支持着他。

——对,那就是写小说。

绘奈握起文笔的梦想在高二那年无意间被实渕玲央给启发了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了起来,更何况看过她成绩单的人都知道,她一直以来,文科的分数都很高。

她的愿望其实也单纯得很,只是希望能通过这支笔传递给更多人明净的温暖,而现在这个简单的梦想,也一点点地被她实现了。

“夫人——”一脸慌张的女仆急忙奔到了绘奈房间的门口,敲了敲房门,待绘奈慢悠悠地开了门,才擦了擦因为来回跑而出了的不少的汗,“有您的来信——”

“欸?——”拖长了疑惑的尾音,绘奈从女仆手中接过了递给她的信,“谢谢了,还那么辛苦地跑一趟什么的。”

等抬眼的时候,女仆的影子都找不到了。

绘奈哭笑不得,转而重新回到房间里拿了专门拆信封的小刀轻轻划开,随后拉开了椅子坐下。

每次读信的时候,总会是她最最惬意的时候,看着自己的读者给予的暖心评论,就感觉这个世界洒满了阳光一样。

“怎么不把小刀收好?”从她背后伸出了两条细长的手臂,将她轻轻地往后揽,轻柔的问询再加上温热的呼吸让绘奈止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

“今天征君怎么那么早回来?”由于隔了椅背的关系,绘奈只能伸出双臂微微向前倾,“不是有工作吗?”

“小心别摔跤。”面前的人微皱起眉,带着略微责备的神情,却是很轻柔地扶着她的腰部,生怕她一不小心就摔下去了。

“毕竟还没到完全上位的时候,还需要些日子。”接过了绘奈转身从桌上端过来的红茶,赤司皱了皱鼻子轻轻吹了下抿了口,将红茶放回桌上。

“还觉得烫……?”绘奈眨了眨眼,随后翻了个身跃起,却被人措不及防地压在了床沿边,修长白暂的指尖划过的地方就好像是灼烧起来了一般,绘奈后知后觉地红了红脸,随后推了推压在自己身上,眼神柔和似水的男人。

结了婚之后,他们都来好奇地问他们:似乎没看你们现在怎么秀恩爱过了啊,突然间平淡了好多呢。

对此她的丈夫很平静地回答:平淡才是真正的幸福。

绘奈很快就在不久之后亲身验证这拓麻完全就是在扯淡。

由于灵感突然间断了,而且怎么都挖掘不出什么新的思路,绘奈几天都处于闷闷不乐的状态,任是赤司征十郎怎么哄她似乎都不怎么见效。

直到黄濑凉太发给她不如出去旅游说不定会有灵感的建议短信出现。

“欸——说起来,我也最近打算出去玩呢,去哪好呢?要不玻利维亚的天空之境?”电话那端高尾和成的声音听起来和高中相差无几,都是格外欢脱的。

“……你确定你的绫女王不会把你碎尸万段么。”绘奈默默地扯了下嘴角,“我这里倒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最近征君他工作抽不开身什么的。”

“天空之境”其实是在玻利维亚波托西省西部高原内的乌尤尼盐沼,其名得来的原因便是在雨后,湖面像镜子一样,反射着好似不是地球上的、美丽的令人窒息的天空景色。

在这里仿佛看不到天和地有什么区别,就好像自己身处云端一样,空旷的地面上,她甚至还能感受得到脚部附近那细微流动的浅水。

好心情也自然带来了好灵感,满载着格外充实的灵感君回去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半夜的时间了,不出意外地看在机场外新垣绫乃那略带黑化的表情,绘奈识相地摆手把高尾和成丢给了她,顺带祝他好运。

——祝愿你别被绫乃姐给完虐,阿门。

回到自己家的感觉让她不由得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将行李重新搬到房间之后,她很快地整理出需要换的内衣等东西,随后一脚踏进浴室。

房间门被打开的声音很快就引起了绘奈的注意,在花洒运作的那水花声中,绘奈让刚回来的赤司帮她拿忘拿进浴室的睡衣进来。

水花声渐渐地停了下来,绘奈察觉到略有些不对劲,于是拉开了淋浴房的门,也没顾及自己身上还不断地滑下水珠,又打开浴室那反锁的门。

她向后退了几步,被此时神情不大对头的赤司按在了淋浴房的那层玻璃上,赤司的神情说不出的感觉,倒不如说隐隐有点怒火的前兆。

他神色略有些阴沉,埋头在绘奈的颈窝轻咬,随后轻吻着,被他突如其来的这样的行为给吓到了的绘奈不由得头皮发麻,她突然间似乎意识到自己为什么惹到赤司了。

“睡衣的话,我想待会也不需要了吧,反正也会脱掉的。”绘奈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赤司伸手解开他自己和服的带子,随后看着他露出一个令人感觉凉意无边的笑,“不能再有下一次了,不,你也没机会了。”

头被撞得生疼,被他压得完全无法动弹的绘奈也就只能眼睁睁地他那一点点吻下来的嘴唇从她的额头一点点地,往下移,随后舌尖在她的胸口处打转儿,那种湿漉漉的却又格外燥热的感觉让绘奈险些向他发出那种邀请一般的娇喘声。

“不做些让我觉得会很放心的事情看来果然不行啊。”绘奈滑坐在淋浴室外的大理石地板上,看着眼前眼中似乎燃起着火焰的最心爱的人,认命一般地无奈闭上了眼睛。

——————————————————————————————————————————

被赤司陪同去了医院回来,绘奈抿着唇惊疑不定地看着报告单,神色有些复杂。

“结果你还是不打算说?”赤司揽着她的腰轻柔地伏在她耳边问道,“不过我也大致猜到了。”

绘奈抬头看了看此时赤司的脸部表情,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露出了让她觉得看上去就觉得很幸福的笑。

——嘛,反正迟早也会有的吧。

绘奈一手将手中的报告单一把糊在了赤司的脸上,然后趁他伸出左手去把那张纸取下来的时候,掐准了时机把他的右手搭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不跟自己未来要出生的孩子打个招呼么,征君。”

“怎么可能不会。”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