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快点啊继续 皇叔十六公主若语梅林三皇叔


当然,用的是蓝星语,毕竟白洛现在就呆在蓝星上。

“谁啊?这么中二,在哪喊什么呢?”

听到不远处有声音传来,白洛赶紧找了个地方藏起来。

初来乍到的,自己还什么都不明白,现在的他可不想跟这个世界的原住民有什么接触。

“没人啊,真是奇了怪了。”

“估计人家刚走吧。”

从白洛的视野里,刚好看到不少人走到了山顶。

“我才发现,他们这的山居然还有楼梯!”那群人正是从楼梯走上来的,这个楼梯一直连接到山顶的一个平台上,平台外面还有一圈围栏包裹着。

平台上面也有许多的灌木丛,此刻的白洛就藏在其中一个灌木丛里。

“啊,大家快看,这里好美啊。”

“是啊是啊,都感觉自己变成隐世的仙人了。”

“吃着野果,喝着山泉,闲时来这山顶看看日出日落,感悟着自然,真是我梦想中的生活啊!”

“是吗?那你就再也玩不到你最喜欢的游戏咯。”

“而且你也吃不到你喜欢吃的美食了。”

“咕,那我还是不要过这种生活了。”

“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这群人在这山顶说说笑笑,甚至有人还坐了下来,白洛知道这群人短时间是不打算走了。

“哎,真是麻烦,算了,我在这里多呆一会吧,顺便听听有没有有用的消息。”

就这样,白洛蹲在草丛里,听着不远处的旅游者们在那谈笑风生,他也渐渐了解到一些蓝星的知识。

比如他现在呆的这座山,叫做云山,因为这里白云特别多。同时,他现在位于蓝星的林邯市。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集合一下,我们该回去了。”

“是!”“知道啦。”“……”

看着这群人开始集合,准备离开,白洛也准备离开这里了。

他打算跟着那群人身后,悄**的一起走,等出去后再自己一个人去寻找住的地方,摸索修炼的方法。

“人都齐了吗?大家数一数,看看自己的伙伴在不在。”

“都齐了!”

“那我们就准备回去了,大家跟好了,不要掉队啊。”

“好!”

一群人排着一条长队,浩浩荡荡的朝着山下走去,白洛则是在离他们大致十米远的地方悄悄地尾随着。

一直到他们上了车。

“呼,呼,呼,那个,那个是什么东西啊,居然,居然跑的那么快。”

在看到他们上车后,白洛本来也打算继续尾随他们的,只是车子的速度实在太快了,白洛根本追不上。

“好累啊。”白洛在路边找了地方直接坐下,此刻的他一点也不想动。

过了很久,他才觉得好点了。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按照记忆里面那群人离开的方向走了上去。

就这样走走停停,过了一天,白洛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终于来到了市里。

运气不错的是,他旁边就是一个玉器店。

白洛直接走了进去,他悄悄地在自己的口袋里,用戒指取出来一块宝石。

他知道,这里的消费也是要钱的,但是他没有钱,而这种玉器店,想必也有回收的业务。

不过,他刚进门,店里的服务生就打算把他往外面赶。

“哎哎哎,我们这里可不是饭店啊,你要要饭啊,应该在往前面走段路,那里饭店多。去吧去吧,到那里你肯定能吃上饭。”

“那个,我不是要饭的,我有宝石想要卖。”

“哈,宝石,你也不看看你的样子,邋里邋遢的,衣服还脏兮兮的,你觉得谁会觉得你有宝石啊?走走走,赶紧走,不然等下老板出来,被他看到你,你就倒大霉了,免不了一顿打。”

“不是,我真的有宝石卖。”

“嘿,你这个人。”

“喂,怎么了,怎么了,你们在那干嘛呢?”

一个大腹便便的大叔从店铺的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等他看清白洛的时候,他脸上的胡子立刻翘了起来,整个脸都涨得通红。

“我擦,臭要饭的敢来老子店里打扰老子的生意。看我不。”一边说着,这个老板一边在店里寻找着趁手的武器,等他看到一旁的扫帚时,他拿了起来,放在手上掂了掂:“不错,真个趁手。臭要饭的,看我不打死你!”

“等等,我真不是要饭的,我是来卖宝石的,不信你们看。”白洛赶忙将口袋里面的宝石拿出来。

眼看着眼前邋里邋遢的男子真的掏出一块宝石一样的东西,老板放下了手中的扫把,转而拿起男子手中的宝石,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

“嗯,这颗宝石不错,好吧,看来你的确是卖宝石的,这样吧,一百万,我买了,怎么样?”

“好。”

“那你卡号多少,我打给你。”

“卡,卡号?”

“没有吗?那付钱宝呢?”

“没有。”

“微聊呢?”

“没有。”

“……算了算了,给你现金吧,不过钱丢了不关我的事。”

老板转身去屋子里面拿钱,白洛则是在他身后回应道:“啊,没事没事,你放心。”

不一会儿,老板就提了一个大袋子出来,让服务生将袋子递给白洛。

“你数数,钱对不对。”

“不了,我相信老板。对了,老板,我还有个问题想要问下,就是客栈在哪啊?刚才听到这位伙计说前面有酒楼,那么客栈也在那里吗?”

“客栈?啊,住宿啊,对,前面都有,你出门右拐直走就行。”

“是吗?那谢谢老板了。”说罢,白洛转头就往客栈和酒楼的方向走去。

等看到白洛走远,老板再次拿出刚才那块宝石,像捧着什么世间珍品一样:“那个傻子,居然真的一百万就卖给我了,哈哈哈哈哈,我赚大发了!”

……

从玉器店离开后,白洛就按照老板所说,往酒楼的方向走去。

那些现金在他离开店铺后,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偷偷摸摸的放到戒指里面了,袋子也被他给扔掉了,毕竟没什么用。

当他看到第一家卖食物的店时,他也没管卖的是什么,直接冲了进去。

因为他已经快两天没吃饭了,所以进去之后直接大喊一声:“小二!将你们这里最快的食物给我端一份上来!”

“小二?呃,这位客人,您要点餐吗?”

“对,把你们这里最快的食物端上来,越快越好。”

“哈,好的,您稍等。”服务员收到订单后就去厨房下单了。

因为白洛此刻的形象过于狼狈,因此许多人都在偷偷的打量着他、议论着他。

当然,白洛并不在意,因为他已经饿的趴在桌上了。

试想一下,一个两天没吃饭的人,坐在饭店里面,闻着别的客人桌上那散发着香气的食物,肚子里的抗议会越发的活跃。

白洛都快忍不住,打算直接去抢别人的食物吃了。

不一会儿,那个服务员就端着一碗面来到白洛的面前。

“那个,小心烫,您请慢用……”服务员刚把面碗放下,话还没来得及说完,白洛就把碗抢了过去,一口闷下肚。

“不够,再来十份这个面!”

“诶诶诶诶诶?”一旁的服务员都看呆了。

才做好的热腾腾的面,这个人也不吹吹,直接一口吃完了,这人不用嚼的吗?

“麻烦小二你快些,我很饿的。难道你是担心我没钱付?”白洛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叠百元大钞,放在桌上:“你放心,钱我有的,你快点去再端十碗面来。”

“啊,是,您稍等,我这就去。”

过了一会,服务员将白洛的面一一地端了过来。

“呼哧,呼哧。”

白洛也不管面是否烫口,直接疯狂的往肚子里面装面。

不一会,十碗面都被吃完了。

“小二,结账。”白洛摸摸自己填饱了的肚子,将自己桌上的钱递到服务员手上。

“那个,先生,十一碗面不用这么多钱的。”

“是吗?那你把需要的钱拿走,多余的钱在还给我。”

搞定了肚子之后,就剩下去找旅店来好好的睡上一觉。

出了饭店门,白洛继续往里面走,路上的很多人都避开了他,因为谁也不想把自己也给弄脏。

当然,也有拍白洛的,毕竟他现在的样子邋里邋遢的,对于一些人来说可是骗取同情心的好素材。

走了好久,白洛也没有看到一家商铺上面印有客栈的名字。

“难道,那个老板骗我?”

正巧白洛身旁有个路人准备走过去。

白洛赶紧走上去,将人拦了下来。

“那个,打扰一下,我想问一下这附近有客栈吗?”

“客栈?”白洛拦下的人正好是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扎着双马尾的萌妹子。

她听到白洛嘴里的客栈,疑惑的歪了歪头,随后,好像恍然大悟般拍了下手。

“啊,你说的是旅馆吧,喏,你旁边这个就是啊。”

白洛看向妹子所指的方向,“平安旅馆?这里可以住宿吗?”

“对,这里就可以。”

“美女,谢谢你啊。”

“不客气。”

与妹子道别后,白洛就走向了这家平安旅馆。

一踏进门就看到有人在旁边:“给我来间房,顺便我要冲洗一下自己。”

“住多久?”

“啊,一天。”

“一天房费600,洗澡50,衣服要帮您洗下吗?”

“还可以帮忙洗衣服?这么好的吗?那也麻烦你了。”

“一共收您700元,现金还是转账?”

“现金。”白洛再一次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

门口的服务员抬头看了一眼白洛,默默地从里面取出七张,随后将一把钥匙和两张卡片递给白洛:“这是房间的钥匙,明天离开的时候记得把钥匙还过来。您要洗澡的话,等下直接往里走,会有工作人员带你去的。要换洗的衣服也直接给那个工作人员,记住把这两张卡片也给那个工作人员。”

“好的。”

接过钥匙,白洛打算先去洗个澡,因为他并没有行李需要放到房间。

按照指示,他在路上就遇到了工作人员,再将两张卡片递给对方后,对方很快就取来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和一个盆子,让白洛等下将脏衣服就放到盆子里,洗完澡后将盆子拿给工作人员。

接过物品,白洛赶紧冲进澡堂。

“呼,真舒服啊。”脱完衣服的白洛此刻正躺在澡池里,热水覆盖住了他肩膀以下的部位,水虽然有些烫,但不至于让人无法接受,相反,这种程度的水可以更好的让人缓解身体上的疲惫。

“啊,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活过来了。等下今天再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再开始工作吧。”

“不过没想到,宝石居然这么值钱,那我岂不是可以在这里过上舒舒服服的日子了?算了,现在先好好放松放松,等等再动脑吧。”

人啊,一旦舒服起来,脑子里就会空空的,什么都不想去想,也不会去做什么,除非那会让自己更舒服。

这个澡池里面除了白洛,还有一个小男孩在,白洛用眼睛的余光瞥了瞥那个男孩,突然看到他浑身一阵激灵,脸上还露出一副舒畅的表情。

白洛顿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急忙从澡池里出来。

“臭小子,你居然在池子里面解手!”

白洛一边说着那个男孩,一边去喷洒头重新洗着自己的身子。

而那个男孩则是被白洛给吓到了,眼睛渐渐红了起来:“呜呜呜呜,妈妈,妈妈,你在哪?”

“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了?”白洛听到澡堂外面有年轻女子的呼喊声,他决定将真相说出来。

“你家孩子在洗澡的池子里面解手了!”

听到这话,澡堂外面安静了下来,可能那位母亲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吧。

不过澡堂里面就不安静了,正巧刚才又有几个人进来洗澡,他们刚刚进池子,听到白洛这话,赶紧又从里面出来。

“我去,真是晦气。”

“哎,算了算了,小孩子你能怎么办呢?”

“今天就冲冲算了,下次再泡吧。”

而那个男孩,在一开始哭了之后,看见没有人去怎么他,也是自己一个人跑到角落偷偷摸摸洗起了澡。

穿好这个旅店提供的衣服,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白洛成功的找到了自己的房间。

扑到大床上,感受着久违的柔软,虽然只是在外面呆了两天,但是这种事,白洛以前从来没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