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难以启齿的性事 电影院情侣座啥样


女孩子安静地缩在灯光昏暗的角落里调酒。

纤细的身材,银色的披肩长发,绿色的瞳孔,五官极其精致,是那种让人过目不忘的美丽。

不过真正让罗感兴趣的是那个女孩子的眼睛。美丽的绿色眼睛里像是有火焰,那里燃烧着的是对自由的渴望,对冒险旅途的热情。

但是海贼们的世界可不是只有热情就够了呀。

罗嘲讽地一笑,不知道是在嘲讽那个女孩子还是嘲讽大仇未报前途未卜的自己。

“奥,今天真是赚到了,小娘们真特么标志!”恶劣的海贼注意到了那个美丽地有点过头的女孩。

“船长,要去帮忙吗?”贝波在一旁示意地问。

“不用管,低调一点做事比较好。”罗不在意地说。

呵,海贼可不是慈善家,看到路见不平就要拔刀相助。

如果没有实力却追求着不切实际的梦想,那就应该为自己的选择付出后果。

至今为止,特拉加尔法.罗都是这样想的。

弱者连死法都无法选择。

“对不起了,老板,店里的损失我会弥补给你,之后我也会引咎辞职。”女孩子从阴影处缓缓站起身,纤细的身影在朦胧的灯光下有种弱不经风的美。

“不知道八千万贝利的人头,够不够弥补店里的损失呢?老板。”

一柄被武装色硬化的长剑以常人难以识别的速度挥出,剑气如虹,惊起一片咤舌之声。

出乎意料地实力强大,和纤细的外表完全不符。

还有那眼熟的招式,剃,月步,把海军六式练地很是熟练啊,这个女孩子到底是什么人。

“要跟我走吗?麻亚当家的。”在那个被冰雪覆盖北国,特拉加尔法.罗朝真本麻亚伸出了邀请之手。

正如优秀的猎人不会放过任何有价值的猎物。

对于罗来说,背负着克拉松先生被杀之仇的使命,正是用人之际,而麻亚正好符合一个得力听话助手的全部标准。

不,也不是完全符合,这家伙未免有些太单纯了……

明明有着过分美丽的外表却不自知,以为自己长相奇怪,不受欢迎。

对周围一切没见过的事物都过分好奇,好骗地好像用蛋糕和糖果这样简单骗小孩的东西就能轻易把她拐走。

“船长大人,我会保护你的!”那个看起来纤弱地像是应该被好好保护在身后的女孩子眨巴着湿润的绿色杏眼,坚定地对自己这样说。

即便是知道这个女孩子有着和外表并不相符的实力,那一刻,特拉加尔法.罗多年来坚硬如铁石的心脏突然软了一瞬。

父母在童年的变故中早亡,虽然后来也渐渐有了同伴,成了一船之长,但也只是习惯性地去保护自己的船员。

小时候是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即使是他的大恩人克拉松先生也没有这样说过,长大以后是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过,在死亡外科医生特拉加尔法.罗面前大言不惭地说什么保护,也未免太自大了吧,麻亚……

但是,在那个女孩子认真的眼神里,罗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呵……”伸出手,他摸了摸麻亚银白色头发的脑袋,,手心里的触感滑滑的,和贝波的毛发有种微妙地不同。

也许就是从那天开始,那个叫做真本麻亚的女孩子慢慢走进了罗那颗隐忍坚硬背负了太多沉重的心。

“船长大人!我想要纹一个和你一样的纹身。”

“船长大人!我想要装一对翅膀。”

“船长大人!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

“船长大人,船长大人……”

他有一点小后悔,他的一念之差,给自己找来了一个黏人的傻船员,每天船长大人长,船长大人短地叫个不停,佩金夏琪和贝波他们也跟着一起胡闹,本来安静的红心海贼团号变得吵吵闹闹的。

他又有些莫名其妙的小欣喜,因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这种情绪在那一天找到寂静果实的时候变得尤为强烈。

对罗来说,寂静果实的意义非凡,那是用牺牲生命来换取他自由的大恩人克拉松先生的遗物。

罗永远记得十三年前的噩梦,克拉松先生就是用寂静果实的能力把自己关在一个小木箱里,把他绝望的号啕哭泣与敌人隔绝。

并不是很强超人系果实,在罗的心里却份量超重意义非凡的果实,阴错阳差地被麻亚吃了进去。

像是冥冥中的注定一般,兜兜转转十三年后,又以特殊的方式回到了罗的身边。

如果非要有一个人得到克拉松先生的果实的话,他希望那个人是麻亚……

由那个单纯的,全心全意信赖着自己,自己……也喜欢的,绿色眼睛的小姑娘来继承对自己来说非常重要的东西,这样的话,再好不过了……

可是他没有想到,恰恰是这枚果实的能力差一点要了麻亚的性命。

在香波地群岛,为了帮助被大将黄猿逼入绝境的自己,麻亚铤而走险,竟然试图用寂静果实屏蔽声音的能力妄图去刺杀海军大将。

不要命了吗……是疯了吧……

会死的……麻亚,会死的!!!!

罗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小姑娘不顾一切地朝着他跑过来,手脚发凉,额角的冷汗慢慢地滑下。

可他什么都不能做,甚至是想对她高喊“快走!”都做不到,他只能睁大了眼睛,克制住自己,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防止引起黄猿的一丝丝怀疑。

不要,不要,不要!

他在心里疯狂地喊,可是心里的声音如何才能顺利传达到她的耳边。

万丈光芒凭空出现,那光芒太盛,速度太快,他来不及用能力转移麻亚,只能注视着那光穿过了他傻傻的小船员的胸膛。

女孩漂亮的银发在空中划过,纤细的身体像是被抽走了灵魂的洋娃娃软软地倒下了。

“麻亚!!!!!!”

那一刻罗只觉得天翻地覆,什么克拉松先生的仇,什么海贼王,什么D的意志,统统都不重要了。

只要她别死,她不能死在这里。

把麻亚没有生气的身体拦腰抱在怀里,罗的手一直控制不住地微微发抖。

“没事的,麻亚,再坚持一会儿。”

“别怕,我们马上就到了,你不会有事的……”

万幸的是,他是个优秀的医生。

她没事,除了身体虚弱地要躺在床上修养,其他并无大碍。

“为什么?为什么冲出来?难道说你以为自己有一击斩杀海军大将的能力吗?”

“不……”银发绿眼的少女微笑着理所当然地说

“船长大人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我不能让你死在那里,拼上我的性命也会保护你的!”

“该死!”他满腔的怒气在一瞬间泄了气,不知如何是好呀,只能伸手把惊愕的女孩子紧紧地揽在怀里。

谁需要你保护了,别自说自话了……

克拉松先生也是这样说着什么不能让自己死在那里,就随便拿命换了自己的自由……

你们这些人,别太任性了!偶尔也考虑一下对方的感受好不好!

如果……如果你死在那里!叫我怎么办……真本麻亚啊!

他在心里这样想,嘴上却什么都没有说。

习惯了独来独往,沉默寡言的红心海贼团船长,特拉加尔法.罗从来不是擅长表达的男人。

他能做的就是紧紧地拥抱她,试图把她拉入自己保护的羽翼之下,也试图给自己一些安慰。

只是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傻女孩还不明白他日渐明晰的心意,他却不能装作若无其事了。

只是,海贼本是这海上最自由的人,他却被无形的枷锁束缚着,还有重要的责任和使命要去完成。

她爱冒险,她爱红心海贼团,她对他百分百的信任,她实力强大潜力无限,也许会对复仇计划能有莫大的帮助……他却突然不想带她走了。

“过几天你的祖父就会来接你,我已经答应了。”

“你在开玩笑吗?不,我不去!”

“这是船长的命令!”

“我哪里做得不好,为什么要赶我走?”

“不关你的事……是我的问题……”

是我的问题,我有豁出性命也要完成的使命

事情,而我怕那个时候你又不顾性命地傻傻冲过来。

回去吧,回家去吧,远离新世界的腥风血雨。

~~~~

两年的时间,足够让特拉加尔法.罗由一名海贼新人成长为世界政府公认的七武海。

两年的时间,也足够真本麻亚由傻傻的懵懂女孩成长为足以让任何人瞩目的淑女。

“现在的我已经足够强大到可以做你的同伴了,罗!”少女一身浅绿色的及膝和服,柔顺的银色长发被微风吹起,像是从古墨画中走出来的典雅仕女。

美丽,优雅,强大。

特拉加尔法.罗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他那颗被握在女孩手里的冰凉心脏突然变得莫名地滚烫。

他惊异于他傻傻的小女孩有了突飞猛进的成长。

他骄傲于他优秀忠诚的船员竟始终不忘初心。

他震憾于少女眼中弥漫的泪水,那里蕴满了的是破釜沉舟的坚毅和决心。

他又担忧于他的计划中的冒险和危机,会让这个执着的傻少女丢了性命。

“我知道了。”特拉加尔法.罗听到自己这样回答着,换来了少女的破涕为笑,欢呼雀跃。

真是个傻姑娘……和他在一起冒险真的有那么好吗?

他甚至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在完成所负使命的同时护她周全。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不会把他的女孩拱手让给别的海贼。

“如果索隆当家可以的话,那么我也可以。”

阔别两年后的拥抱,源于微妙的嫉妒。

他见不得他的女孩对别的男人撒娇生气。

他见不得那个意气风发的海贼猎人觊觎着他女孩。

也许麻亚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和索隆当家全神贯注斗嘴的时候,她的眼睛里突然没有了他。

这种感觉让他没由来地慌乱,好像有些东西快要脱离掌控。

如何控制这份压抑着的感情,如何把这不知如何开口的心意说出口,如何站在时代的风口浪尖保护好自己心爱的女孩。

任凭特拉加尔法.罗如何聪慧过人,神机妙算,也无法掌控某些事态的发展。

也许冥冥之中真的有命运的安排。

阔别十三年,兜兜转转,寂静果实被自己最重要的人所继承,以另一种形式陪伴在了自己身边。

坚持十三年,克拉松先生的话终被印证,D的意志真的能够击败神,作为天龙人的多弗朗明哥被D打倒。

德莱斯罗萨一战,虽历经千险,却赢得漂亮。

所背负的枷锁被解开,全新的旅程在自己面前展开。

“罗,麻亚会永远陪着你的。”

“我知道。”

还有什么比这一刻更美好。

过去背负的使命已经完成,今后的想完成的心愿藏在他和她紧握的手里。

从此,山长水阔间可尽情乘风破浪。

从此,红心海贼号将以新的方式扬帆起航。

从此,他想他已经真正自由了。

海贼啊,应该是这世上最自由的人。

对吗,克拉松……先生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