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沉浮录txt全本 一受七攻侍卫攻


库洛洛越走前方的光线越暗,而且他将念放在眼睛上也不能阻挡这黑暗的侵袭,他只好将那块夜光血水晶拿出来照明,血水晶发出淡淡的红色光芒,勉强能视物。这条路一眼望不到边,安静的诡异。在库洛洛的“圆”感觉到有其他人存在的一瞬间,他就召出了盗贼的极意,朝着那个方向迅速移动。

“上百年了,你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一个清亮的声音传来,点亮了四周的火把,库洛洛的攻击不知道为什么被轻易化解,入眼处是一个穿着复杂祭祀服饰的女子手握发着幽光的权杖,端坐在镶着无数宝石的座椅上,像一个掌握生死大权的女王,她的眉眼间看不到万种风情,而是庄严肃穆。

“不知您是哪个国度的公主?”库洛洛懒散的靠在一旁的墙壁上,这四周更像是一个墓穴的墓室,他倒是对这段遗失的历史有些兴趣,百年以上的王国里,发生过女王、王后、公主失踪的事件并不多,但这个女人虽然庄重十足,但是威压不足,不及库洛洛的三分威压。

“我的名字是辛西娅。”辛西娅回想到了当年她还是一个天真不知事的姑娘的时候,“在此地被困了上百年了。”

“哦?传说中兰蒂斯王国最美貌的公主?”

“再好的容颜,也不过是被人利用的工具。”

“何人敢来冒犯公主?”一把黑色光芒的权杖发出符咒一般的射线,库洛洛连忙拿出攻击反弹的幕布,可是那射线竟穿过幕布直直朝着他飞来,他躲闪不及顷刻间消失在两个人面前。

“安洛斯,他不是……”辛西娅刚要说什么,就被安洛斯打断。

“公主别忘了,你是来这里作为祭品的,你已经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了。”

库洛洛几乎可以确定那种能力绝不是念能力,看来这世界上未知的能力还真是不少,这样才有趣不是吗?他手上还拿着那块水晶,水晶只能照亮手掌到胸前这样的距离,四周又是一片黑暗。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身上念的存在,但他并不担心自己陷入困境,反而盘腿坐下来一遍遍的回想刚刚的一幕幕,这个地方不是真实存在的,最多算是那个男人能力的一种领域,既然是领域,一定有可以突破的地方。

“谁在在那!”一个熟悉声音打断了库洛洛的思考,自从上次他们分开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库洛洛努力的想要将现在的这个齐木楠雄和他看到的未来的那个人区分开,可是根本毫无意义,那个未来的自己也是自己,所有的感受他都能同步到,因此对于齐木楠雄,库洛洛的想法无疑是复杂的,可所有的利用和算计都抵挡不住那些和他相处的岁月对这个人近乎病态的独占欲,就算他现在没有爱上齐木楠雄,这个人也必须是他的。

“齐木,又见面了。”库洛洛凭借着敏锐的感官朝着齐木楠雄走去,尽管他看不清前方的路。

“库洛洛?你怎么……”还没等齐木楠雄说完,库洛洛就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将手中还在发光的水晶塞到了齐木楠雄手中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个地方既然屏蔽了他的念,也一定屏蔽了齐木楠雄的超能力,而齐木楠雄失去了超能力就是普通人,体质会下降无数个等级,甚至在这个地方会像瞎了一样完全看不见。

“你在这里多久了?”库洛洛收回手,水晶上还残留着库洛洛手上的温度,齐木楠雄无法探知库洛洛的内心,却不由的感觉现在的库洛洛和上次见面有了明显的变化,对他的态度也似乎有了微妙的不一样。

“大概五个小时。”虽然失去超能力,但齐木楠雄还是打起精神简单探索了一下这里,想要找出出去的方法,“这里很空,什么也没有。”

“你一直在走?”库洛洛轻笑了一声,齐木楠雄在水晶的光芒下依稀看到库洛洛垂下眼睛勾起唇角非常柔和的侧脸,一点也看不到之前那种压迫感十足的样子。

“唔,差不多。”

“坐下我们讨论一下怎么出去。”库洛洛被那两年的相处影响很多,大概最让他不那么抵触的就是对齐木楠雄不自觉的温情,不得不承认的是,能在这里再次和齐木楠雄相遇,他内心还是有些窃喜的。

“那我先说吧,我被浓雾席卷后就昏迷了,我怀疑那里面有含量很高的迷药成分,醒来以后就在这里,但是这里绝不会是现实存在的地方,我的超……咳……我的能力应该是被压制了。”齐木楠雄将自己的猜想说出来。

“这个地方是不同于年的一种能力制造出来的,任何能力都是有限制的,它能困住我们必定有强大的代价,我提早在团员身上做了标记,相信他们很快就会来,我们必须内外夹击,齐木,你有没有找到和其他地方不一样的地方?”

“我想想……啊……我之前摔倒过一次,当时没有细想,但是只有那块的地面是不平整的。”

“我们去看看。”库洛洛立刻起身,顺便握着齐木楠雄的胳膊拉他起来,习惯性的想要将他揽进怀里,但是手刚伸出来就反应过来这不是在那个未来里,又若无其事的收回手。

齐木楠雄毫无所觉,径自在前面带路,他只是失去了超能力,并不代表智商下降,轻易就找到了那个地方,两个人用水晶照明才发现这不是地面不平整,而是有一块黑曜石从地下仿佛生长上来一般。

“你帮我照明,我试着将它挖出来。”库洛洛从后腰处拿出一把匕首,谁能想到这柄毒牙匕首有一天会沦落到当铲子的地步。库洛洛刚要下手,突然灵关一闪,这个领域困住他们却没有困住别人,现在过了至少将近一个小时,团员没有一个被关进来,会不会和他们的能力大小有关。“齐木,我想到一个可以一试的方法,但是需要你帮忙。”

“是什么?”

“我们先试试,如果成功了我再跟你解释。”说着,他突然凑近齐木楠雄伸手摘下了齐木楠雄头上两边的抑制器,黑曜石瞬间碎裂成粉末,这个空间立刻坍塌,库洛洛迅速将抑制器插回去,抱住齐木楠雄用念能力落地,齐木楠雄的超能力在那一瞬间爆发,让他连移动一步的能力都没有。

【库洛洛怎么会知道?】齐木楠雄确定这个世界不会有任何人知道他的情况,那么库洛洛是怎么知道的,他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以他的性格会怎样算计和利用他,这些齐木楠雄都不得不考虑。【要不要消去库洛洛那段记忆?】

“轰!”两个人落地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个墓室里一片狼藉,辛西娅坐的宝座已经碎成了一块块宝石,墙壁上还残留着烧焦的大洞,辛西娅和那个安洛斯狼狈的靠在一起防御。

“团长!”侠客看到库洛洛就立刻赶过来。

“侠客,留那个公主一命,至于其他人,一个不留。”库洛洛毫不在意的说。

“是。”侠客点点头,他还在奇怪齐木楠雄怎么会在这里,更奇怪的是团长还将他横抱在怀里,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库洛洛抬眼看了侠客一眼,侠客立刻收回打量的目光,想看团长的戏绝对是找死。

“放我下来。”齐木楠雄冷漠的说。

“好,你没事了吗?”似乎感觉到齐木楠雄一时冷下来的态度,库洛洛连忙安抚道,他知道自己的举动肯定会引起齐木楠雄剧烈的抵触,这个人永远拒人于千里之外,只有厚着脸皮粘着他才是最好的方式。

“我没事。”

【是他,他怎么会出来,明明我的领域时不可被破坏的!】安洛斯看到齐木楠雄后瞳孔一缩,【暗光权杖只会是我的,我决不允许它易主!】

“还有心思分神,看来我真是手下留情了!”飞坦提着手中的雨伞,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将雨伞穿胸而过,安洛斯只能瞪大了眼睛喷出一口血。

齐木楠雄很快就弄明白为什么他会被困,不过是一个百年前的预言,卡洛斯遗迹是一块物产丰富的小岛,兵家必争之地,然而岛上有一个恶魔盘踞,所以每个王国都会送上美丽的公主献祭,祈求岛上的宝石,那宝石能储存念能力使用,而百年前的祭司预言这里很快就会被一个外来者占领,暗光权杖也会易主,所以这里很快被封禁起来。

“就是因为这个权杖?”齐木楠雄冷着脸一步一步朝着辛西娅走来,他每走一步,身边的空气就会变得无比稠密,压的人喘不过气来,连旅团的其他人也不由心生恐惧,“呵,我还第一次知道有人会因为莫须有的预言就要将我封在暗黑领域一辈子,啧……”

齐木楠雄轻轻抬手,辛西娅手中的权杖就不受控制的向他飘来,无论辛西娅非多大的力气也握不住那个权杖,齐木楠雄看也不看一挥手权杖就变成了粉末,他盛怒下脚下的石块全都裂开,辛西娅发现自己根本不能动弹,眼睁睁看着这些石块聚集起来,淹没她的脚背,小腿,大腿,腰身,胸前,脖颈,嘴巴,鼻子……

“齐木,冷静点。”库洛洛将手搭在齐木楠雄的肩膀上,看着他的眼睛说,“不论你看到了听到了什么,多么肮脏血腥的故事,都是别人的故事,不必为了这些人脏了自己的手,你会后悔的。”

在那个未来里,齐木楠雄不是没有杀过人,库洛洛也一步步引诱齐木楠雄走上和他一样的路,但是两者性质完全不同,现在的齐木楠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那个时候齐木楠雄是清醒理智下的杀人,库洛洛第一次感情用事,他不希望看到齐木楠雄清醒过来后自我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