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把他那个拿出来给我看 深情时见鱼txt微盘


“我知道它珍视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了。”

枫萤萤听着江御流的话,有些懵了,整张小脸都皱了起来,挤成了一个略有些滑稽的鬼脸,嘘声叫道:“啊?我们都还没找到它呢!你怎么能知道?”

“你曾说过,影兽虽是各种人类之恶和欲望的集合,但不会无缘无故去袭击毫不相干的人。能吸引它们离开影界、前往现实的,只有可能是它们化为影兽之前最为珍视的东西。”江御流没有直接回答枫萤萤的问题,而是反问她道,“是这样没错吧?”

“是呀。”枫萤萤点了点头。

“这就没错了。”

江御流得到了她的肯定后,开始说出他的推断:“方才,那影兽被你重创后,第一时间的反应不是反击,而是带着一旁的阿黄遁走,这便肯定了阿黄与影兽之间有着某种联系。”

“大好人,你说的这些我知道。”枫萤萤有些耐不住性子,打断了江御流的话,“但是与影兽的珍宝有什么关系呢?”

“你先听我说完。”

江御流抬起手止住了枫萤萤,接着道:“当时,我为了防止自己有意外发生,将卢向阳案件有关的所有证据都交于阿黄,其中最为重要的便是在卢府后园中搜出了那本手抄版的《双生集》。”

“《双生集》?”

“是的,”江御流点了点头,道,“从卢鸿对我痛下杀手的情况来看,我早些时间做出的分析基本正确——那手抄版的《双生集》并非卢鸿之子卢向阳著写,而是由一名不知名的代笔所创。并且,卢向阳借由代笔之手,获取原本那份不该属于他的状元功名。可见,这本手抄版的《双生集》是整个卢向阳案件里最为关键的证据。”

“最后,我们再说回这影兽......若我猜测没错的话,此影兽应该是义庄里那具无名尸首的真身,同时也是那本手抄版《双生集》的真正主人!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得通为什么它会将阿黄作为我们三人中最优先攻击的目标。”

“等会等会等会!”

枫萤萤听到这里,顿时感觉有些不妙,语气非常急切地问道:“你是说,那小兄弟此时身上就带着影兽的至宝么?”

“根据现有的信息判断,应该是的。”江御流反问道,“有什么问题么?”

枫萤萤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张了张口,只挤出了两个字。

“糟了!”

“吼——!”

她话音刚落,一阵刺耳的凄厉嘶吼从影界深处传出。

紧接着,一道巨大身影紧随其后,从山崖下腾空跃起。

“快闪开!”

枫萤萤大喝一声,飞身上前扑倒了江御流。

“啪!”

两人在地上滚了几圈,远离了方才站立的地方。

而原处,现在,被一尊庞然大物一脚踩得四分五裂,无数鲜红色的液体混合着黑雾,从地下的裂缝中喷薄而出。

“这、这不会是刚才那只影兽吧......”江御流努力撑着身体站起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见,一只巨爪便有一座山头般大小的双头巨狼正昂然立在远处的山崖之间,背后两只巨大的蝙蝠状翅膀从肩胛骨处伸出。同时,两双血红色的双眸宛如悬在天空中的日轮,死死的盯着不远处的二人。

江御流看见,在巨狼影兽胸膛中间的位置,两根锁链穿插而过,绕成了一块散发着鲜红色的符文,而黄折衣此时正被符文的红光所裹挟,吸附在它的身上。

“阿黄!!!”

江御流看到黄折衣垂头闭目、不知生死,心中大急,便欲拔刀上前。

“吼!”

巨狼影兽见到江御流的动作,血色双眸极缩。紧随着,其中一只头颅仰天咆哮,随后张开巨口,竟然喷射出了一道猛烈的湛蓝色的吐息。

枫萤萤箭步赶上,掏出八角玲珑盘,射出一道赤烈光线。

“轰——”

湛蓝与赤红,在血色的夜空中撞击在一起,发出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巨响。

赤色的烈光化为一道半圆型的屏障,将江御流二人紧紧地笼罩进去,抵御那来自湛蓝吐息的侵袭。

然而,那赤色的烈光屏障抵御终究有限。湛蓝色的吐息带着一股刺骨的寒意穿透了护罩,侵入到了江御流两人的身体之中。他抬起手,发现皮肤上渐渐凝结起了一层薄薄的坚冰,紧接着整个手臂都感到了一阵酸麻,甚至连手指开始都无法活动起来。

“大好人,你没事吧?”枫萤萤努力撑起八角玲珑盘,有些担心地问着。

江御流倒吸一口冷气。他感觉,透骨的寒意好似钢刀入体一般,剧痛难忍,几乎将自己和手臂之间的联系完全切断。

“不行,这样下去我们......”

“它和自己的至宝融合了!”

枫萤萤感受到那吐息之力越来越强,几乎支撑不住,有些无奈地大喊道:“为什么我接到的都是这种麻烦的亏本买卖啊,混蛋!”

“别抱怨了,快想想办法!”江御流抵御着体内的寒意,皱眉说道:“你不是说很清楚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吗?可有打败它的方法?!”

“有是有啦!”枫萤萤咬住了下唇,沉默了一会后开口道:“大好人,万一......我是说万一,若是你和那阿黄伙伴只有一人能出这影界,你会选谁?”

江御流没想到她竟然会如此发问,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

他知道,今日这番影界之行定是凶多吉少。想着平日里,黄折衣与他交情颇深,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此次又因自己的缘故沦落险境,定是不能将其丢下不管,做无义之人!

“我明白了,你只管救阿黄吧。”

江御流语速极快地吩咐枫萤萤,不像是让人放他去死,倒像是嘱咐哪个摊主“少放辣子、再来壶酒”似的。

枫萤萤听得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江御流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伸出右手,平摊在她面前,掌心里还带着常年习武练出的累累茧痕,急道:“把牌子给我。”

牌子?

枫萤萤歪了歪头,想起了两人之前的约定。

她粲然一笑,嘻嘻哈哈道:“哎呀~大好人你真是的,刚刚就是看你痛的龇牙咧嘴,逗你玩一下分散注意力,别当真啦!放心,我这就去放倒它。”

“你!!!”

江御流的心情好似断了线的风筝,被枫萤萤这丫头这么一搞,原本严肃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全没了。他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就要向枫萤萤发难。

枫萤萤看他要发作,连忙道:“别急别急,我这就帮你清除体内的寒毒。”

说着,就见枫萤萤食指一挥,那八角玲珑盘中的烈霞中便分出了一道小小光辉,落到自己被影兽吐息所冰住的手腕之上。浸透冰层、渗入了自己体内。随着光辉的逐渐浸透冰层、渗入了自己体内,原本附着于手臂上的坚冰不断裂开一道道缝隙,并一块块地从手臂上脱落了下来。

江御流发现自己那只被冻疮的手臂包括全是的力气都被这道光辉的暖意温柔地包裹了起来,虽是无法行动,却与影兽那冰冷刺骨的感觉有着截然不同。

“这是......”江御流感觉到自己的手腕卓然恢复如初,十分惊奇。

“咱们一起出去,一个人都不能少,这是说好的报酬,我枫萤萤做交易童叟无欺!”

枫萤萤握紧了拳头,全身慢慢包裹上了一层如同火焰般熊熊燃烧的耀眼金光,回头对江御流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这一次人家绝对不会再搞砸了,所以......暂时把你的气力借我一下吧!”

枫萤萤说罢,扭头转向影兽,将八角玲珑盘紧紧握在掌心之中。随即,她扎稳双脚猛地一跃,好似一根离弦之箭,朝着影兽直突而去。

湛蓝色的吐息激流,一分为二。

夺目的金色身影,硬生生地将其冲为两半、彻底撕碎,化作棉絮般的碎片,满天飘落而下。

“吼!!!”

巨狼影兽见到来者不善,抬起它小山一般巨大的脚爪,势如铺天盖地,挟着一股狂风,朝着枫萤萤拍打下来。

“有意思,我们就来硬碰硬试试吧!”

枫萤萤大笑一声,浑身猛地一挺,朝影兽的脚掌直直疾冲而去。

只听“砰”地一声巨响,那影兽庞大的身躯竟然被她穿透了一个巨大的窟窿,一抹漆黑的汁液喷涌而出。

黑色的飞瀑从伤口落下,霎时间,整座影界的山头化为了黑暗。

江御流望着眼前这不真实的一幕,几乎说不出话来。

『这......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