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眼男二小说林笙 乳房多大手感最好


“篠崎君啊……”仙都木光弘搔了搔脸颊,有些羞赧地说道,“抱歉,麻烦你天天来医院看我。”

“没关系啦,那种事……”篠崎鹟把花插进了花瓶,“毕竟仙都木是我的救命恩人啊,如果不是你开直升机过来救我,我现在大概还躺在太平间——啊,我不用火化来着,那大概就是直接躺在坟里吧。”

闻言,仙都木光弘愣了一下,神情更加微妙了:“救命恩人……虽然这么说,但我脑海里其实完全没有关于这件事的记忆,上一秒明明还在驾驶直升机,下一秒就忽然出现在医院的床上了……”

“毕竟磕到了脑袋,会忘掉点什么也很正常,你在医院养伤不就是因为脑震荡吗?安心地享受难得的带薪休息吧。”篠崎鹟耸了耸肩,“要不要来一个苹果?事先说好,我削苹果技术很烂的,到时候可能会有点丑。”

“不用麻烦了,我现在很饱。”仙都木讪讪道,“话是这么说,但感觉自己什么都没做,就这样冒然接受着篠崎君的好意,实在是很不好意思……”

见他对苹果没兴趣,篠崎干脆自己吃了起来:“也不用感觉难受,毕竟你也是真的很惨啦,毕竟被迫失去了记忆……”

“诶?”

“从脑震荡的意义上——嗯,确实很惨,都失忆了呢。”他一边发出咔嚓咔嚓的咀嚼声,一边模糊不清地回答,“话说,仙都木刚才是不是在看白泉社的漫画?就是画女性向题材的那个。”

“啊啊!!”仙都木光弘猛地合起了手中的漫画,结结巴巴道,“不!等等,这不是——呃,为什么篠崎君会知道?”

“我也有妹妹嘛。”篠崎说,“不用那么遮遮掩掩的,你毕竟是我的救命恩人,就算想笑我也会在你面前努力忍住的……噗。”

“这不是笑出来了吗?!”仙都木光弘无力地把脸埋进被子里,“这个是……请不要误会,我是传统的JUMP党啦!会看这个只是因为家妹是刚出道的新人漫画家,刚好在这上面连载而已。”

“噢,真厉害啊。”

“哪里,还是有很多地方需要进步的。”仙都木拨了拨书页,忍不住唉声叹气,“为什么会中意两个男生之间的感情暂且不提……大概是身为女孩子的关系吧?对男生总是有着过分美好的幻想,真担心她以后会被那些轻浮的男孩子欺骗感情……”

“不要小看女孩子哦。”篠崎坦诚道,“我妹妹就因为喜欢荤段子和黄油,对男性的生理构造比我还了解,无论是前面还是后面。”

“居然能那么从容地说出这些话,篠崎君也……相当了不起呢。”仙都木讷声道,“不过,什么‘容姿端丽’、‘整个学校的风云人物’、‘当代英雄预备役中的领军人’、‘有着如同大海般包容气质的存在’——居然把这种设定全部堆砌在一个角色身上,是不是太夸张了?过于完美的角色对故事其实没什么好处,有缺点的角色才会显得丰满嘛,相比之下另一个池袋的不良角色就有趣多了。”

“是啊,这种完美的人肯定也会有缺点的,比如说……呃……”篠崎顿了顿,仿佛突然遇到了什么难题,好一会儿才继续道,“嘛,比如说有点傻什么的?”

“……已经是英雄储备中的领军人物了,再加‘傻’这种属性不太好吧?”仙都木翻到其中一页,神情很是认真,似乎已经进入了漫画老书虫的状态中,“不过动作戏画得不错,战斗分镜很成熟,确实是下了功夫的,冬琉那孩子……嗯嗯,这个角色果然还是在危机重重的场合下更有魅力,日常感觉就是普通的王子系角色,干脆由恋爱转热血冒险,移刊到《younganimal》或者跳槽到集英社吧。”

“跳槽到集英社?感觉不错呢。”篠崎说,“如果真有这么一天的话,我会去给这个角色投票的。”

“这个角色?”仙都木有些迷茫,“篠崎君还没看过漫画吧?就已经决定要成为哪个角色的粉丝了吗?”

“身为警察,偏爱有英雄气质的角色也不奇怪吧。”说着,篠崎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也快到报道时间了,那我就先走了。”

离开后,篠崎鹟漫无目的地在走廊上瞎逛——刚才说要报道什么的当然是假的,不过是有点兜不住了而已,他只是话有点多,话多又不代表擅长说谎。

距离那次行动已经过去了两天,本以为会掀起惊涛骇浪的大型事故,到最后居然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结束了,牺牲的同僚们以“光荣牺牲”处理,低调地授予了荣誉奖章。

平常有什么风吹草动都要把镜头怼到别人脸上的媒体们,这次也出奇地安静,那么多场葬礼在不同的家庭举办,妻子抱着丈夫的遗照默默垂泪,老人们泣不成声,年幼的孩子则满脸迷茫,他们还不懂得这副黑棺材中所蕴藏的深意——那么多充满故事的画面,却没有任何记者想要用相机捕捉这永恒的瞬间。

虽然多少对自己生活在怎样的国家有那么点认知……可当权柄的执掌者真正在眼前展露威能时,他还是有些不寒而栗。

就当他游神的时候,一抹惹眼的艳红色映入眼帘。

赤谷海云——这位雄英高中的风云人物、当代英雄预备役中的领军人、有着如同大海般包容气质的存在,就站在距离他不足五米的地方。

对方当然也看到了他,视线相对时,她微微颔首,展示出了对一名陌生人的礼节,不过这样容姿端丽的女性,仅仅是这样微笑着就足以赏心悦目了。

于是他也笑了笑,出于礼貌。

随即,两人擦肩而过,谁的目光都没有偏移,仿佛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大抵也是最后一次了。

×××

当赤谷海云推门进来时,心操优子挑高了眉毛。

“迟到了哦。”她用笔端敲了敲桌子上的闹钟,“六分十五秒。”

“抱歉。”赤谷歉意地笑了笑,却没有言及自己迟到的理由——她从来不会毫无原因的迟来,但既然她不打算提起,心操优子自然也尊重她的沉默权。

“算了,不多闲聊。”她放下笔,双手交叠抵住下颚,“这次让你过来是为了谈一谈治疗方案的事,你的脑CT结果已经出来了,上次的那个阴影是血块,位置上轻微压迫着你的神经,你最近感觉身体情况怎么样?”

“血块堵塞脑部神经吗……”赤谷沉吟了片刻,“最近确实有晕眩和手部发麻的情况,但不是很严重,至少没有影响到正常生活,因为我贫血的时候也会有类似的情况,所以就没有太在意。”

“果然……”心操优子叹息一声,“感谢科学的进步吧,让你这么乱来也有补救的办法。目前看来,手术是最快捷的办法——但是风险太大了,既然搭上了科学的快车,想不想试试看比较安全的方案?”

赤谷若有所思:“是磁震疗法吗?”

“……你这样的病人真是让医生没有成就感欸。”嘴上虽然抱怨,心操优子嘴角却扬起了笑容,“不过这样也省去了解释的时间。没错,就是磁震疗法,你认为如何?”

依托于不断进化的新型个性,医学治疗的手段变得相当多样化,磁震疗法也是同理——这是由一位教授通过研究自己的个性“磁共振波动”研发出的治疗方案,并且很快就取代了常见的开颅手术和药物治疗。

“您的提议我并无置喙。”赤谷回答,“不过,我对这种治疗方法的认知虽然仅止于皮毛,却十分了解您的做事习惯。如果磁震疗法全方面优于手术的话,您应该不会过问我的意见,既然您在征询我的想法,那么这项治疗方案应该还是存在某些缺陷吧?”

“……果然很难从你这里找到成就感。”每次碰到这个小姑娘,她就特别容易叹气,“你猜的没错。磁震疗法目前有两个问题:一是治疗周期很长,需要连续做磁震七天,然后根据血块的溶解情况再决定是否要继续;二是磁震对视觉神经的负面影响很大,为了防止视力损伤,你需要注射阻隔凝胶,这段时间你会无法视物。”

“因为是假期,暂时失去视力倒不是什么问题。”赤谷还是稍稍迟疑了一下,“不过我家毕竟离医院不算很近,放假期间绘谷也在家,要同时要照顾两个孩子,还得送我在医院间往返,感觉妈妈还是太辛苦了……”

“咳咳,关于这个……”心操优子忽然清了清嗓子——虽然她努力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但这种情况下还是显得很刻意,“如果你愿意接受这个治疗方案,要不要考虑这期间住到我家来?”

…………

“情况就是这样,你应该能明白了吧?不能明白的话说明你的理解能力有问题。”心操优子双手抱肘,理直气壮地说道,“别再摆出这种痴呆的表情了,一尽地主之谊,带海云去她的房间看一看吧。”

“不要觉得只要表现出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就真的没什么大不了啊!”心操人使感觉太阳穴一阵阵地抽痛,“几天前就有这个打算的话,至少提前通知我一声啊……”

赤谷海云有些慌忙地鞠躬道:“突然打扰真是非常抱歉!”

“倒不是说你……”心操感觉自己已经无力操心了,只能尽可能地让自己说话不要咬到舌头,“那……唔……接下来几天就请多多指教了,海兔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