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视频调教在线看打屁股 开车做我腿上


“谢谢您。”韩希珍双手接过,将花束抱在怀中,高海根赶紧给她穿好羽绒服,包得严严实实的,今天下雪了,是真的冷。

年前便已结束拍摄,金知云导演带着春节粗略剪辑出来的第一版影片去CJ放映,CJ的评审团会为电影评级,由评级分数决定电影上映的幕数和场次时间。

《蔷花,红莲》这部电影,CJ以女主人公最终自杀且有鬼怪设定评了18岁以上可观看,金知云痛苦地对着电影揪了半天头发,小心翼翼地打电话询问韩希珍愿不愿意补拍几个镜头。

这一补拍,便是重写了电影的脉络和最终结局。

原本他们拍摄的结局是真实的继母来探病,淑美告诉继母,‘现在轮到你来品尝我的痛苦了’,她走后,镜头在病房环绕一圈,淑然与淑美姐妹二人相视一笑,原来化为恶鬼的淑然一直待在淑美的身边。

淑美想守候她精神世界中还未死去的‘淑然’,淑然的灵魂守护着淑美,让她免死于与‘继母’人格的斗争中。

随后镜头切回家中,继母被淑然吊杀死在衣柜中,父亲惊痛地发现这一事情,赶去精神病院质问淑美的路上出了车祸,复仇结束后,淑美在医院自杀,她割开自己的手腕,病床上还躺着笑容腼腆的淑然。

他们一家人。

父亲、母亲、继母,淑美、淑然。

终于又团聚了。

主要角色全军覆没的电影,显然不符合CJ的预期,苦心竭力想出另一种方案的金知云先是搞定了最好说话(蒙骗)的韩希珍,随后拨打电话给廉景雅,告知她韩希珍已经同意补拍结局了,请她再来拍摄一两天即可。

“真有你的。”廉景雅对韩希珍比了个大拇指,手上同样抱了束再次杀青花。

安雅恩正扯着金知云导演,“导演nim真的要给我们希珍介绍CF资源吗?啊,这怎么好意思呢,作为演员补拍是她的职业道德啊,真是太过意不去了啊!”

韩希珍哪找来的吸血鬼?嘴上说着过意不去你倒是把他的手机放下啊!

“哦这位导演我认识呢!”安雅恩兴奋地记下一串数字,对满脸堂皇的金知云眨眨眼,“真的认识,和我叔叔很熟呢。”

金知云:……失策,忘了这位背后还有安圣基老师。

“哦!”安雅恩倏地抬头,眼睛发出亮光,精明地说:“还有廉景雅xi也不能忘了呢,她也是非常敬业的来补拍了,我们这么尽职的演员们,事必躬亲,任劳任怨,导演nim难道不请我们吃饭吗?”

……

演员是好演员。

经纪人是真的女=干!又女=干又精!

*

二月中旬,春节气息稍稍淡去,首尔的寒风凉飕飕地吹在街头,希珍缩着手坐在红帐篷的街头小摊里陪在仲哥和昌岷哥吃辣炒年糕。

“干杯~”希珍举着可乐与哥哥们干杯,然后一口没喝,实在是太冰了,她还穿着厚厚的羽绒服。

畅快喝下冰啤酒的两名年轻男生充满了阳气的脱掉了外套,穿着毛衣对饮。

“祝贺哥哥们入选~”希珍黑宝石的眼瞳里闪着明亮的笑意,配着她粲然的笑容,叫对面的男生心中一阵悸动。

沈昌岷一把摘下希珍的报童帽,把她软软的头发揉作一团乱,“哎一股也祝贺希珍的广告发布了~”

“啊~不要乱动~”希珍躲闪着他的手,边把帽子放到一边。

沈昌岷揶揄道,“女生疯了一样要求学校预定希珍同款,觉得穿上希珍的校服就会变得和我们希珍一样漂亮,搞得我们学校今年花了不少钱买新校服呢。”

安雅恩从金知云导演手上敲诈来的广告,是一家著名的服装品牌,与不少学校有合作校服,每年三月、九月开学季前都会找人气高、颜值好、气质出众的演员、偶像、模特拍摄校服广告。

靠着金知云导演的名字,安雅恩成功将希珍的照片塞进了品牌企划负责人的手中。

三月开学季前,街头巷尾和报纸上布满了希珍身穿校服,窈窕纤细姿态的照片。

“有练习生认出你曾来公司找过在仲哥,追着在仲哥要你的CF账号。”沈昌岷看热闹不嫌事大,冲哥哥挤眉弄眼道,“是吧在仲哥?”

金在仲手指点点杯子,示意他别多BB,有点眼力价,勤快倒酒,别没大没小的八卦哥哥的事情。

“是真的吗?”希珍双手扒在桌沿,雪白的皮肤与纯黑的眼眸,鲜明对比,殷切地望着他,“你是怎么说的?”

难道要他说是亲近的妹妹吗?还是有好感的后辈。

最后,金在仲说:“就那样回答了。”

得知真相的沈昌岷撇撇嘴,分明说了‘是不能把联系方式给你们的孩子呢’,还被一个前辈推了头。

又被搪塞了。

韩希珍丧气地鼓起脸,叹气夹起一块年糕,“在仲哥不愧是要出道的偶像,越来越有气场了。”

沈昌岷也赞同她的观点,啤酒杯和韩希珍的汤碗撞了一下,“在仲哥对其他人,简直是比冬天的寒风还要冷酷的男人啊!”

金在仲笑笑没说话,他又不是对所有人都善良。

“不过……”沈昌岷捏着她嚼着年糕圆鼓鼓的脸颊,“你是不是又瘦了?拍戏这么累吗,本来就瘦,脸上都快没什么肉了。”

“我现在快有50斤了。”韩希珍先把年糕咽了下去,随后比了个数字,“长高了所以显得瘦吧,隔壁邻居家的哥哥总是到我家来蹭饭吃,托他的福食量变大了,身高也咻的一下~”

金在仲经常听她提起隔壁的哥哥,早已见怪不怪,夹了块肉给她,“是该多吃点,还在发育期的时候不要减肥,高点总比矮好。”

身高,是2月男练习生选拔出道的标准之一。

标准是16岁满174、17岁175、18岁以上176,光脚测量,金在仲悬悬地踩着及格线成功入选。

体态修长的沈昌岷显然不懂他哥的后怕,无情地给韩希珍泼凉水,“广告图拉长了腿吧,鞋子的底看起来也很厚啊,你该不会长不到1米6吧?”

韩希珍不甘示弱,“昌岷哥是喝醉了吗?我绝对会长到1米6的!”她信誓旦旦地竖起手指,“发誓!”

清亮的声线引来了旁人的注意,隔了两桌的男生转过头来看她,眼神中露出一瞬的诧异。

单眼皮的男生推了推身边带了点婴儿肥的包子脸男生,凑到他耳边说了什么。

金在仲察觉了不对劲,没转过头去看,先拿起希珍的帽子给她戴好。

沈昌岷也没看,无非是认出她的路人呗,灌了一大口啤酒,“只是刚拍了广告便有如此人气,不愧是希珍xi啊。”

金在仲担忧地看着他,因为年龄过小而被选拔进团队,昌岷这段时间没少承受其他练习生的白眼和背后蜚语。

韩希珍有点受伤,不是亲近的哥哥嘛,为什么要对她的人气抱怨呢,她也是在下雪的冬日忍受着心脏都被冻到发疼的寒冷,踏踏实实的拍戏工作啊。

“哥哥们以后一定会红爆的!”少女对昌岷举起冰可乐的杯子,真实情感地说,“红到全韩都铭记你们的名字,希珍再想约你们出来吃饭都做不到,为什么呢,因为大势组合到处都有粉丝,会被认出来的粉丝们热情的包围的!”

金在仲心疼,希珍在短暂的几个月里,学会了熟练使用社交语言哄着不愉快莫名发火的前辈。

“不喝吗?”金在仲拍了下沈昌岷的后脑勺,难得沉着脸问他,“是要哥来请你吗?”

沈昌岷被打了下,出走的理智找了回来,右手举杯,左手托在右手下方,局促地检讨,“对不起希珍啊,哥喝了点酒说错了话。”

“没事。”韩希珍朝他笑道,“昌岷哥一直在期盼着出道这天,我懂,不会和哥生气的。”

沈昌岷如释重负地与她干杯,又连忙替金在仲倒酒,夹着大块的肉放到希珍的碗里,“多吃点~”

“吵架了吗?”单眼皮的男生推了把对桌的同伴,示意他看,自个老是转过去好像不太好。

包子脸男权至龙瞥过去一眼,真没想到出来吃个辣炒年糕都能遇到她……

今早。

83年生的权达美盘腿坐在地上,晨间剧结束一集的广告时间,看到校服广告的权达美大喊一声。

“大发!!”

权妈妈吓了一跳,“wei?”

权至龙难得回家吃早饭,没睡好的肿着眼睛看向姐姐,“怒那你又看到谁了?”

宋成宪、孔侑还是裴永俊?

“刚有个女孩好漂亮!完颜啊完颜!”权达美双手捧脸,双眼闪亮地盯着电视,“等会儿再播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怒那连女生都喜欢了吗?”权志龙噗噗笑着,“该不会是只喜欢好看的人吧。”

“当然了。”权达美傲娇地哼了一声,“难道你不喜欢漂亮的孩子吗?”

倏地想起韩希珍,那个漂亮到不像真人的女生。

权至龙鼓着脸不满道,“漂亮又不一定善良。”

权达美没听清,“你说什么?”

“没什么。”权至龙摇头。

最了解弟弟的权达美一看他那小眼神乱飞,就知道有状况,本想再问一遍,余光中却看到了电视剧切换出了她心心念念的广告画面。

“哦!!”权达美激动地拍着他的胳膊,“来了来了,就是她!”

怎么是她?!

“韩希珍?”权至龙猛地站了起来,不敢置信地指着屏幕中的女生。

一家人全部高昂着脖子看他。

权至龙烦恼地揉着头发,上午费了不少口舌,形容韩希珍是个看似优雅气质实则游走在众多男生中间的花蛇,总算打消了姐姐想知道她更多信息的念头。

结果这会儿又被他看到在和两个关系亲密的男生同时吃饭,这两位哥不是亲故吗?怎么能追同一个女孩?

难道是在挑拨离间吗?

权至龙心怀恶劣想法,看着韩希珍饮下可乐,随后露出被冻到的倒吸凉气表情。

喝个冰可乐,至于这么做作吗?!

呀竟然还真的心疼了,那么殷勤给她盛汤。

权至龙心里烧着自己也没察觉的怒气。

“发生了什么?”好友东勇裴伸手在他脸前晃了两下,“很不愉快吗?”说着,要转头去看。

“没有!”权至龙对东勇裴挑眉,“你不是想认识她吗,我带你去。”

“哦?”东勇裴愣了一瞬,来不及伸手,好友已走到了韩希珍所在的桌子前,踌躇几秒,只好也跟了上去。

权至龙走到他们面前时,心脏剧烈跳动,后悔的念头窜了出来,他咬着后槽牙,在懵住的三人面前紧张地说。

“那个……因为正好看到了,所以想着得跟前辈们打个招呼……”

权至龙薄薄的脸皮泛起红,该不会没认出他来吧,那就丢脸了啊。

金在仲性格虽不够热情主动,但人际关系绝对不算差,记忆力也不错。他笑了下,起身与权至龙来了个碰拳,“好久不见了至龙xi,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你。”

“啊,对了你就住在梨泰院。”金在仲想起来了。

权至龙是真没想到这位在S.M时完全不熟的前辈竟然知道并且还记得他家的地址。

“嗯,我住附近。”权至龙害羞地回答,介绍站在他身边的朋友,“这位是我的至亲东勇裴,现在也在YG做练习生,这两位是SM的前辈,金在仲哥和沈昌岷哥。”

“前辈好。”东勇裴也没问这两位的年龄,他只比至龙大几个月,至龙喊哥他也喊哥准没错。

沈昌岷也朝他们微微弯腰鞠躬,“很高兴认识你。”

金在仲手掌朝向单独站在对面的韩希珍,“这位是韩希珍,算是我们认识的妹妹,新人演员。”

韩希珍真不太喜欢这样鞠躬来,鞠躬去的礼仪,大家都是年轻人,坐着打招呼不好吗?

“你们好,我叫韩希珍。”她看了眼皮肤奶白的男生,补了句,“90年生。”

东勇裴茫然脸,报年龄是什么意思,这里有谁比他小吗?

权至龙则鼓起脸,果然不记得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