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康之耻小说纯肉 儿子在我面裸


都说东海是风水宝地,不仅风景优美,而且仙气鼎盛,又有强大的龙族出没。

否则当初东华君的受封之境也不会选于此处。

可是在海中徘徊多日的瑶光,却根本找不到它一点好,反而觉得那深不见底的水就想怪兽的巨口,把青提吞了下去,尸骨无存。

“哎,看来靠蛮力是救不了帝君的,而且我们都留的太久了,一旦被仙庭察觉,可就得吃不了兜着走。”熊三坐在气泡里苦恼不已。

瑶光比他还要心急如焚,擦掉额上的冷汗,手持太极剑正要发力,却见不远的地方游来两个鲛人,一大一小,甚是美丽。

“瑶光……你是瑶光吗?”稍大的那个有张年轻姑娘的面孔,游在不远处小心问道。

“正是,姑娘好生面善。”瑶光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她,一时间却想不起来。

“我叫阿宝,当年我们曾有一面之缘,后来被东华君赐了金丹,方才能在水中永生。”鲛人露出幸福的笑:“这是我女儿龙柔。”

那小鲛人眨着双大眼睛,对头一次见到的九尾狐妖好奇不已。

经她提醒后,瑶光方想起当年自己被龙五捉住险些被练了内丹的事,不由失笑:“好久不见了。”

“你在这里……是为了……”她回身看向天庭在海底设下的巨大结界。

“我要救东华君出来,只可惜,能力有限。”瑶光苦笑。

阿宝生活在附近,对情况比狐狸更为熟悉。

她犹豫片刻,试探道:“其实我或许有一法子,不过要跟我相公商量一下。”

“真的吗?快快引路,日后必有重谢!”熊三即刻精神起来,摩拳擦掌地许诺道。

“东华君给了我金丹,让我能与相公长厢厮守,我便满足了。”阿宝露出酒窝,示意他们随自己潜入深海。

“娘,什么叫长厢厮守呀?”龙柔马上问道。

“就是永远在一起,永远不分开啊。”阿宝温柔的解释。

“那我也要和娘长厢厮守。”龙柔摇摇尾巴。

阿宝被女儿的天真逗得轻笑不止,答应说:“好啊,那柔柔以后就不要出嫁。”

瑶光望着这对母女,忍不住想起阮妙君,原本就隐隐作痛的心里,更是难过至极。

——

经过多年前的一役,龙宫这个势力已经彻底没落了。

龙五作为残存的东海水龙,过得自然不如往昔排场奢华。

但他在珊瑚院内看到妻女玩耍归来,英俊的脸上却满是幸福,再也没有当年喊打喊杀的戾气。

“相公,我寻到位故人。”阿宝拉住他的手道:“这就是曾经以德报怨的瑶光,若不是他与东华君求情,恐怕我早就受不得那成鱼之苦了。”

龙五警惕地看看九尾狐,发现他没有恶意,方才拱手:“多谢。”

“没、没什么的。”瑶光反倒觉得忐忑,毕竟那金丹在蓬莱并非什么稀罕物,青提几乎每天都要逼着自己吃,谁晓得会对他们有如此之大的意义。

“你也知道,东华君被关押在海沟里好多年了。”阿宝哀求道:“如今能遇到恩人,我们就帮帮他吧。”

龙五似乎听懂了妻子的言下之意:“可是……恐酿成大祸啊。”

阿宝陷入沉默,又看了眼满怀期待的瑶光,似乎下定决心:“如果事成,我们就搬离这里,仙庭是不会有精力来管你我的。”

“喂喂喂,你们在一唱一和的说什么?”熊三听的满头雾水。

阿宝苦笑:“实不相瞒,就在东华君出事前,他亲自把原来龙宫的旧宝海灵珠还给了我相公,又跟讲遗言似的为水族的劫难道了歉,结果没多久,我们就偷看到大批仙军押着东华君进了海沟深处,然后再也没出来过。”

“可不是遗言么……”熊三悲切地小声道。

“其实海灵珠的威力,远不止仙界传闻的那般简单,但只有真龙一脉方能用它来翻云覆雨。”龙五背着手说:“如果你们想救东华君出狱,我倒可一助,不过……”

“不过什么,你要什么好处?”熊三可比瑶光明白这打交道的门路。

“我与阿宝的女儿龙柔,因为混有人类之血,天生对这海底风水不适应,每逢初一十五,都要阿宝带她去岸边呼吸度气,如果东华君得救,再送一颗九转金丹的话,我便愿意出手相助。”龙五很直白的说出自己的要求。

“好,就这么说定了。”瑶光不愿猜想这对夫妇是真心想要帮忙,还是为了金丹蓄谋已久,总之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却没发现熊三欲言又止的模样。

——

大概世间所有的种族都有其存在的价值。

当龙五恢复庞大的真龙之身,吐出消失已久的海灵珠时,瑶光瞬时间就感受到波流产生了不可抗拒的引力,他为自己和熊三强撑住结界,拔出了齐朔的太极剑,奋力挥出剑气。

仙庭上线所设下的结界果然开始波动了。

“抓紧时间!如此一来我们已经暴露,等到天兵天将赶到就什么都完了!”熊三被晃的七荤八素,拼了命的叫喊。

“我知道。”瑶光凝神聚气,再度调动了身体内属于玉晨如意的灵力,不管不顾地砍向结界之壁。

龙五大盖是护女心切,竟然调转龙身,狠狠的撞上那金光流淌仙力屏障。

一时间海水开始疯狂摇动,传来了隐约地轰鸣。

“有缺口了,从那里进!”熊三指挥道:“这些拦路的水怪交给我来解决。”

瑶光此时也顾不得这小东西的安全,什么都没想就游进结界破损的深洞,朝着暗黑海水中盈盈远光的使起了移形之法,很快就靠近了折磨着东华君的牢狱——几十把生了锈的巨剑横七竖八地插在海底,被一人多粗的缚仙锁重重缠绕,而缚仙锁的正中央,正困着那个小狐狸朝思暮想的修长身影。

“青提!青提!”瑶光手脚几乎不听使唤,游过去扶助他的肩膀喊了两声,才发现东华君早已不成模样,几乎所有被铁链触到的地方,全部都皮开肉绽,露出了森森的白骨,那原本如墨的美丽长发散在水中,让他根本不再像个神仙,反倒像个孤魂野鬼。

小狐狸是没办法见到他有一点点不好的,故而此刻没出息的大哭出来:“青提,你这是怎么了啊,她怎么可以这样对你……”

可惜东华君垂着头没有任何意识,全身所有的微动,都来自于水流经过。

瑶光用太极剑猛砍了那些坚实的锁链,锁链根本不为所动。

“不行的,帝君脚下的海底埋着阴阳盘,它会吸引水的力量,让所有海水都成为困住帝君的牢笼。”熊三已经手忙脚乱的赶了过来,急道:“否则这么久了,帝君早就自己逃出来了!”

瑶光沉吟片刻,大喊道:“龙五!龙五!”

那只本以为自己已然功成身退的巨龙又在水中渐渐现形。

“你用海灵珠协助我,替我分开这海水!”瑶光两眼发红。

“你疯了吗?如此大的动作会引起洪水泛滥。”龙五用低沉的声音警告说。

“我不管,我要救他!”瑶光果真像是疯了:“如果阿宝被困在这里,你也不会犹豫的!”

“好吧,记住你答应我的事。”龙五本就是水族,又怎么会关心岸边生灵涂炭,他说完话,又张开巨口吐出了海灵珠,而后在珠下召唤起了法阵。

瑶光双手紧握太极剑,倾斜了全身的灵力,一时间白光大作,吹得他发丝与衣袂胡乱地舞动,越来越庞大的漩涡渐渐在脚底现形。

熊三都快被这狐狸的疯狂吓死了,死命的抓住了青提的身体,才没被海水的巨流冲跑。

“啊!!!”瑶光无法承受如此的痛苦,竟然伴着大喊喷出口血来。

但漩涡已见底,海水渐渐朝四周涌去,在这几万丈的海沟里造就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镂空之地。

“抓住机会。”龙五的声音又传来。

瑶光顾不得自己了,抬剑就朝缚仙锁砍去。

这次,那坚不可摧的锁链在空气中化为了无数闪亮的碎片,放掉了青提的身体。

“帝君!我带帝君走啦!”熊三马上机敏的拖住青提的身体,腾起云雾咻的一下消失在了头顶。

瑶光扶住闷痛的胸口:“大恩不言谢,金丹我五日后带到海边,绝不反悔。”

说完,他也顾不得这片狼籍,追着熊三的步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