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朋友过夜任他摸 爹爹用力爱我


“你这家伙——!”

瞬身而出,夜玖希的速度宛如弹簧一般便朝着威尔玛斯冲了过去。那想要把他拉入地狱的嘶吼声也震得飞燕和明曦两个人耳朵几乎就跟聋了一样。

那份如同恶鬼一般的气息也让飞燕产生了不小的惊讶。因为平时的夜玖希是冷若冰山一样的存在。即使知道这样的词汇是来形容女孩子的,但是那份疏远感几乎是无法让人靠近的存在。

所以当飞燕真正和夜玖希成为朋友之后,她的心中自然是开心的。但是这个样子的夜玖希倒是飞燕第一次所看到的存在!那种因为怨恨而猛然增强的实力几乎让飞燕感到不小的错愕。

“你应该知道,那个老家伙所传授的技艺不过如此。我也是为了我自己的力量提升才做出这样的选择。”

望着出现在自己面前并利用手刀朝自己劈来的夜玖希,他只是我进拳头用手背挡住了那从侧面往脖子上劈来的动作。

强大的能量余波让整栋屋子的家具都飞了出去,银幽则是冲到了飞燕和明曦的面前抬起手张开了一面淡蓝色的巨大护盾来抵挡那余波能量。

但是老板和顾客以及男女仆们却没有那么幸运,毕竟他们是在手足无措的情况下被那股能量所震晕。毕竟他们

“师傅他……早就知道了!”

“知道又如何?难道他想阻拦我吗?”

在他们二人说话的时候,威尔玛斯和夜玖希两个人开始进行搏斗。两个人的拳头里包含着不小的能量,他们两个人的拳头碰撞在一起的能量余波足能让肉眼看到。

而伽莱斯则是不紧不慢地走向银幽他们一行人,因为夜玖希交给威尔玛斯的话也是足够的。只是他不能让众人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为了什么,所以伽莱斯将目光看向露出六只尾巴的明曦身上。

虽然明曦无法透过兜帽看到伽莱斯的样貌是什么,但是她很清楚自己貌似被那个家伙给盯上了。

“你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你是狐族的另一名幸存者,打乱了我们的计划。所以,我要就此杀死你!”

伽莱斯不紧不慢地说着,他似乎并不担心这个计划因为明曦的出现被打乱。因为能让他们的重心不再在十六夜黑仪的身上,而且明曦这个家伙的出现也成为了这伟大计划的阻碍之一。

听到伽莱斯的话后,银幽瞬间抓住明曦的手就把她拉到自己的身后。虽然冰冷的手让明曦不禁颤抖了一下,但是不知为何,那份真挚的感情忽然传递到明曦的心中。

那是一份几乎无法被任何人所撼动的决心与宛如天使族那帮家伙一样的善心!明明他只是血族的皇,可那份坚毅却让明曦的心中感到无比的钦佩。

“若是想要杀了她,就得先从我的身体上踩过去!”

“真不愧是血皇,这份觉悟真是让我感到佩服。但是碍事的正是你哦,银幽·阿尔托!”

“我?呵,如果真这样的话那可是荣幸至极啊!能够阻碍你们的计划的一员,我倒是很想让你们的计划就此溃败,但是你们或许并不答应吧?”

“那么就乖乖受死吧!起码你们的价值也可以作为霍格尼欧大人的傀儡为大人的征程成为有效的战力,所以……雷光诛!”

一道淡黄色和闪电本身交织的闪电朝着银幽的护盾攻击。虽没有对护盾产生任何有效的伤害,但是却也让银幽感到一阵手麻。

而能够参加到讨伐魔兽的队伍自然没有什么弱小之人,所以卡萝和孤夜兮二人也很快分别召唤出和月蚀朝伽莱斯冲了过去。

卡萝利用锁链的长度朝着伽莱斯的方向抽了过去,而当伽莱斯准备抬起手就要抓住那锁链的时候,链尾那方块状附魔水晶顿时闪烁出一抹绿色的光芒。

顿时,一股烈风打飞伽莱斯的手,然后锁链抽在伽莱斯的胳膊上与身体发生了“砰”的剧烈声响。随后,孤夜兮便冲到伽莱斯的面前用月蚀连续性地攻击着面前的伽莱斯准备将其逼退。

只是相比于卡萝的锁链来说,孤夜兮的武器对于战斗来说要比较困难一些,蚀作为长柄镰刀,虽具有极强发杀伤力。但是月蚀那较长的距离却也很容易让周围的无辜人士受到伤害。

所以孤夜兮的攻击部分措施是用月蚀的柄和柄上孤夜兮自己所制作的可以应对这样情况的而随时可以弹出来的尖刀朝伽莱斯刺去。

而这一切正如同孤夜兮所预料的一样,伽莱斯正一点点被孤夜兮逼退。随后飞燕跟在孤夜兮的身后朝着伽莱斯的方向冲了过去,而在她的周围也充满了寒气。

这股寒气的逼近则是让伽莱斯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但是他还是在退了一步后再次使用雷光诛攻击朝自己冲来的飞燕。

他很清楚,这样的招数面对他们不过是挠痒痒一样。况且他们的真实能力还没有在此得到释放,毕竟他们也得在真正的决战前可不会将自己的底牌这么露出来的。

正如同伽莱斯的预料一般,雷光诛虽然将冰墙打碎,但是却也没有击中躲在冰墙之后的飞燕。反而这些冰块却成为了伽莱斯释放招式的最大阻碍。

随即,在看到孤夜兮和飞燕同时朝伽莱斯冲过来的时候,伽莱斯从体内释放出一股足以逼退所有人的黑暗。所以在伽莱斯释放出黑暗之后,冲向伽莱斯的孤夜兮和飞燕也被其释放出的黑暗所逼退!

而银幽则是再次张开护盾将黑暗抵挡在护盾之外,避免黑暗侵蚀到众人。

“真是愚蠢的家伙,你们以为我的目的就是这样吗?”

“难道你以为你真的可以打败我们吗?我的实力可是不容小觑的哦。”

伽莱斯对正在防护的银幽,他冷笑着继续释放出黑暗,似乎是用自己的黑暗将他们所有人摧毁!而银幽则是继续加厚护盾的能量来抵御住黑暗。

只是银幽他们未曾发现的是,一抹淡淡的黑暗穿过银幽的护盾并隐藏在角落中朝着黑仪的方向逼近。

禾艾的目光微微一怔,他看到那一抹黑暗正快速朝黑仪的方向逼近!但是羡鱼却没有观察到那抹黑暗即将要侵入到黑仪的身体!只是禾艾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他其实并不打算过多阻拦这一切。

因为他很清楚,未来的走向是凭借自己无法阻拦的。所以禾艾很多时候更像是一个观察者,或者说更像是一个纵容者。

以及对任何战争带来终结,甚至是毁灭的存在!

而在夜玖希和威尔玛斯那边的战斗中,他们两个人的战斗变得沉寂又激烈。因为他们二人见招拆招,不少拳法和附在手上的能量足够可以让对方狠狠吃上一壶了。

尤其他们两个人还是师兄弟,对对方的了解也几乎差不多。所以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战斗更像是趁机抓住一个弱点来让对方受到严重的伤害!

“看来,你变得增强了不少呢,夜玖希。不像你小时候在老头那里那么委屈的样子,真是让我有些怀念当初的生活。”

“你这个家伙是最没资格提及师傅!”夜玖希怒吼着打出两拳。而那两拳所带来的像是子弹炸膛所打来的声音!尖锐且充满了无尽的力量!

“你终究是……一个叛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