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闺蜜厨房小说 我被强奷系列小说


唉……我就不应该说保证更新的话,反正一般都实现不了……

不过没有更新的时间与沫也没有显着哦^_^我写了六万字的论文,前后修改至少也有十几遍,终于通过了答辩和审核拿到了研究生证,想想就觉得自己好腻害……还看完了十季的《邪恶力量》,六季的《猫鼠游戏》《速度与基情》全套,另有美剧若干,电影若干,动漫若干,小说百八十篇,产生灵感无数。然后想起来,啊,还要码字……算了,明天再说吧……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我忏悔,真的。

以下奉上字数有点少的正文,给一直不离不弃的你们。少年上身□□,乌黑的头发倔强地支棱着,浑身皮肤都晒成蜜色,笑得时候露出两排整齐而雪白的牙齿,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显出一种无忧无虑的快活和自在。他整个人就像一个天然的发光体,灿烂,明亮,温暖,让人不由自主地将目光集中到他身上。

被他唤作“女娲”的少女却对这种魅力天生免疫,她闻声只是懒洋洋地抬了抬眼,接着又伏在石头上,喉咙里发出模糊的一声“嗯”。

少年也不在意,看似已经习惯了这种冷淡的回应。他欢天喜地的将白鱼抱出水,随着他出水的动作,晶莹的水珠从他精瘦的腰背上滑下,一直滑到细长的、白底带着黑色花纹的蛇尾上。蛇尾的模样与女孩的白色蛇尾十分相似,但长度和直径都大了不止一号,显得更加强壮有力。

白底黑纹的蛇尾左右摇摆着,速度却快极了,只一瞬间,少年就抱着比他整个身体都要长许多的大鱼到了下游一块岩石上,右手并掌从岩石上削下一块薄薄的石刀,用这石刀将大鱼剥鳞去脏后,用水冲了冲张开嘴就要啃,忽然想起什么,从树上取下一根长长的树枝把鱼穿在上面,又生起火来烤了一会儿——他自己其实是无所谓生熟的,这种白鱼本来生吃就十分美味了,只是女娲每次都喜欢将食物煎炸烤煮各种处理以后才愿意食用——待闻到浓浓的鱼香味散发出来后,少年高兴地冲着依然趴在河边的少女挥了挥手,喊道:“吃饭了!女娲!”

他炫耀似得挥了挥手中穿着鱼的树枝,意图让更多的香味飘到少女那边去诱惑她。只是白鱼庞大的身躯和少年看似细弱的胳膊对比太过鲜明,这场景不免有几分惹人发笑。

女娲耳朵动了动,心里挣扎了一下。她情绪不高,本来是没有多少食欲的,只是……抬头看了看,白鱼被烤的黄澄澄的小翅膀在不停地向她招手,肚子忽然就饿了。

“哗啦”一声,黑发少女终于离开了沁凉的河水。她浑身上下只有胸前用花草编织起来的贝壳遮挡着,被水浸湿的黑发披在光洁白皙的后背上,不堪一握的细腰曲线玲珑,腰下白色蛇尾纯净的没有一丝杂质,极致的的纯净便是极致的美丽,每一个细小的鳞片都像是一块无价的玉石,在阳光下泛着莹白透亮的光彩,蜿蜒游动中无端闪烁着珠光璀璨的高贵炫丽之感。

从小一起长大的少年对这司空见惯的美景却没什么反应,他更高兴的是女娲终于打起了精神,为此,他特地把白鱼身上最好吃的部分全都撕下来放到一旁给少女准备的石盘上,然后开始大口啃剩下的部分。他的吃相十分粗鲁,却有种野蛮而天真的美感。相比之下,女娲就显得文雅多了,就算同样用手抓着鱼肉塞进嘴里,她的动作中也有种浑然天成的优雅。

吃饱喝足以后,少年将吃剩的鱼肉和骨头扔到一边,等他们离开以后,很快会有其他小动物和昆虫将这些东西吃的干干净净,半点不剩。然后洗了洗手,还从书上采了把树叶嚼了嚼去嘴里的腥味。女娲默默的看着他做完这些可以说是在她的强迫下才养成的“卫生习惯”后,轻声叹道:“伏羲,我又做梦了。”

少年伏羲动作一顿,如果说他有什么烦恼的话,那么女娲的梦绝对是其中最大的一个。虽然不曾得到过任何教导,但有一种冥冥中的感觉让他知道,他们如果做梦的话,每个梦都是有意义的,或者是预兆,或者是警示,也可能是对天地的感应。

从出生到现在,伏羲只做过一个梦,梦里一只白色的大乌龟从他面前慢悠悠的游过去,四肢摆动下水的涟漪都清晰可见。从那以后,伏羲就再也不吃乌龟了。

而女娲,却经常会做梦,梦中的场景都是相似的。

伏羲听她说过梦里的场景:黑紫色的雷电贯穿天地,直入云霄的天柱轰然倒塌,大地像脆弱的琉璃般断裂,河水倒流,海浪滔天,无数楼宇在无法抗拒的强力下撕裂,广袤的大地上哀鸿遍野,数不清的生物都在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就被夺走了生命。

——这、这这这……这是世界末日的景象啊!

难道他们这个世界,不久之后就要毁灭了吗?

每次想到这件事,伏羲都忧虑极了,虽然过不了多久他就会把这些烦心事都忘掉,但此时,女娲的这一句话还是让他不由得又担心又害怕。

“又是……那个世界毁灭的梦吗?”伏羲小心翼翼的问。

“……不是。”女娲怔了一下,才回答说:“是个好梦。”

“——很好的梦。”

但她却记不起来梦到了什么,只记得好像出现过很多人,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男有女,有时她像个婴儿一样被人抱在怀里,有时她坐在一个非常高大的人的肩膀上,有时她像是被人珍重的拥在怀里。

她不记得那些人是什么面貌,叫什么名字,却记得……那种整个心口都被幸福填满的感觉。

一个又熟悉又陌生的模糊身影始终徘徊在那些人中间,有时离她很近,有时又离她很远,酸楚、悲伤、眷恋、不舍、喜悦……各种浓烈的感情倏忽出现又消失。

那些人叫着她的名字——她知道他们是在喊自己,但他们叫的却不是“女娲”,而是……

是什么呢?

总觉得自己,像是忘记了很重要的东西。

“是什么好梦?”伏羲兴致勃勃的问道。

女娲顿了顿,说:“……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