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变大变粗 红酒真空塞拔不下来


说到混血王子,这家伙是个天才。在课上,克里斯、哈利和罗恩一起看王子的课本,每次都能得到斯拉格霍恩的夸赞。

罗恩不能像克里斯和哈利那样熟练地辨认那些字迹,克里斯只能偷偷告诉他。

赫敏毫不动摇地按照她所说的“正式”指南区操作,结果熬制出的魔药远不如按照王子的那些说明去操作的令人满意,所以她的脾气越来越坏。克里斯呢,只好在她投来恼怒的目光时,把视线移开王子的课本。

在哈利没写完作业的时间,克里斯会借王子的课本研读一番,王子几乎在每一页都添加了笔记。但克里斯看的不是那些魔药笔记,而是一些关于咒语的笔记。

这些咒语看上去像是王子自己编的,反正他没看到哪本书上写过这些咒语。克里斯有想过去问赫敏,想想还是算了,省的让她说一顿。

“说不定那是个女人呢,”一个周六的晚上,赫敏在公共休息室里听三个男孩子讨论那些咒语的时候,不耐烦的说,“也可能是个女生。我觉得那笔记不像男生的,更像女生的。”

“他叫‘混血王子’。”哈利说,“有多少女生管自己叫王子?”

赫敏似乎无言以对。她只是皱起眉头,一把抽走了她写的那篇题目叫《幽灵显形的原理》的文章,罗恩正倒着偷看呢。

没得抄论文的罗恩望向克里斯,后者用眼神告诉他要等赫敏不注意才行。

哈利看了看表,放下王子的《高级魔药制作》。

“八点差五分了,我得赶紧走,到邓布利多那儿要迟到了。这本书你看吧,克里斯。”

“哟!”赫敏吃了一惊,立刻抬起头来,“祝你好运!”

趁她目送哈利离开的功夫,克里斯把已经写好的论文递给罗恩。

罗恩把论文放在膝盖上,好不让赫敏发现,然后向克里斯笑了笑。

克里斯拿起王子的课本,翻到上次看的那一页,眯起眼睛读了起来。

“我一直很好奇,你和哈利怎么能这么轻松辨认王子的字?”罗恩说道,一边抄克里斯的论文,“在我看来,他的字就像是毛毛虫。”

“我也不知道,感觉王子的字迹好像在哪看到过,有点眼熟。”

“我觉得这个所谓的‘王子’不靠谱,”赫敏不满地说,“巫师界没有王子,他为什么要这么自称呢?”

“谁知道呢?”克里斯满不在乎地说,“说不定他是麻瓜出身。”

“赫敏,”罗恩说,“你只是嫉妒王子有比你聪明的脑袋瓜。”

“才不是呢,这是女人的直觉。”赫敏翻了个白眼,“克里斯,你觉得呢?”

“嗯——其实吧,我觉得……”克里斯放下《高级魔药制作》,想了下该如何措辞,“我对王子没有太深的了解,所以不好发表意见。”

“其实你也认为王子是个大好人吧。”赫敏哼了一声,站起身来,“我回宿舍了——我皮筋呢?”

“什么皮筋?”

“就是用来扎头发的那种。”

“哦,下午你忘在温室了。我给你捡回来了。”克里斯找了找自己的神奇火柴盒,拿了出来,“就这个。”

赫敏没有接过皮筋,反而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盯着皮筋看了一会儿,然后开口说道:“算了,你拿着吧。”

“我要这玩意干什么?”

“有时候我找不到了,就找你要咯。”

克里斯跟赫敏对视了几秒,收起皮筋打算放回火柴盒里。

“戴在手上吧。”

“什么?”克里斯抬起头。

“戴手上,这样不怕找不到。”赫敏说,神情有些不自然。

“我一男的戴在手上像什么话?”

“戴着吧,没人会留意的。”赫敏不耐烦地说,径直走回女生宿舍。

“她在搞什么名堂?”克里斯转向罗恩,不解地问。

罗恩此时正忙着抄他的论文,头也不抬,“你就戴一下呗,也不会怎么样。刚好看看她想干什么。”

“也有道理。”克里斯耸了耸肩,把皮筋戴在手腕上。

六年级没有课的那些时间,根本不像罗恩期待的那样可以尽情地放松休息,而是必须用来努力完成老师布置的大量作业。他们不仅像每天都要应付考试似的拼命用功,而且功课本身也比以前难多了。

麦格教授教的东西,克里斯有差不多四分之一没听懂,就连赫敏也不得不让麦格教授把讲的内容重复一两遍才能明白。

多亏了混血王子,哈利最拿手的科目突然变成了魔药学,也使赫敏在魔药课上也越来越烦躁。

一向喜欢偷懒的克里斯想了个办法,可以让自己合法地“逃课”。他让《巫师周刊》编辑部开了一个项目,名义上是让霍格沃茨的学生们接触到杂志编辑,实际上是为了让克里斯有理由翘课。这个项目从来没有任何的公开宣传,只有克里斯身边几个人知道。

每次他不想上课(主要是魔药课,混血王子教的比斯拉格霍恩好多了),就跟老师打个报告,说《巫师周刊》有事要忙,然后就可以开开心心地坐在公共休息室喝茶了。

由于功课繁重,另外三人一直没有时间去看海格。海格已经不来教工餐桌吃饭了,这是一个不详的兆头,而且有好几次遇到他的时候,他竟然假装没看见他们,也没跟他们打招呼,太奇怪了。

“他最近怎么回事?”星期六吃早饭时,赫敏抬头望着教工餐桌上那张空空的大座位,说道。

“不知道。”克里斯说,“每次上课他都只是带我去格洛普的山洞,然后就进林子里了,把我一个人扔在那里。”

“真奇怪,”赫敏说,“我们最好去拜访他,问问情况。”

“今天上午有魁地奇选拔赛呢!”罗恩说,“而且还要练习弗立维布置的清水如泉咒!再说了,有什么可问的呢?他不告诉克里斯,自然也不会告诉我们。”

“但至少跟他说说话呀。”赫敏说,显得很难过。

“我们可以等魁地奇选拔赛结束以后再去,应该用不了多久。”克里斯安慰她道。

“有这么多人提出神情,选拔赛可能要进行一个上午呢。”哈利说,神情略显焦虑,“不知道为什么球队突然变得这么受欢迎了。”

“哈利,受欢迎的不是魁地奇,是你!”克里斯拿起一块面包,“大家都对你感兴趣,因为他们知道你说的是实话了。而且你在过去两年里真的跟他较量过两次,两次都死里逃生。‘救世之星’,他们是这么叫你的。你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对你感兴趣吗?”

恰巧在这时,送信的猫头鹰来了,哈利也不用想该怎么回答了。猫头鹰带来了哈利和罗恩两人的《高级魔药制作》。

“太好了,”赫敏高兴地说,“现在你可以把那本被乱涂乱画得一团糟的课本还回去了。”

“她的意思是,她终于又是魔药课第一名了。”克里斯压着声音在罗恩耳边说,两人小声笑了起来。

“你疯了吗?”哈利说,“我要留着它!我早就想好了——”

他从书包里抽出王子的课本,用魔杖敲了敲封面,念了一句:“四分五裂!”封面立刻脱落了下来。

他又对着新书如法炮制(赫敏一脸震惊)。然后哈利把两个封面互相交换过来,再挨个敲了敲,说道:“恢复如初!”

“我要把新书还给斯拉格霍恩。他没什么可抱怨的,这花了我九加隆呢。”

赫敏抿着嘴唇,满脸的愤怒和不满。就在这时,猫头鹰带来的《预言家日报》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有我们认识的人死了吗?“罗恩用假装随便的口气问,每次赫敏打开报纸,他都要问这个问题。

空气一下子凝固起来,克里斯、哈利和罗恩等着赫敏宣布答案。

“没有。”赫敏说,三人便松了口气,“但是又有摄魂怪袭击,还有一个人被捕了。”

“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罗恩问。

“斯坦·桑帕克。”

“什么?”

斯坦·桑帕克,骑士公共汽车售票员,因涉嫌从事食死徒活动而被捕。

“他是个食死徒?”哈利说,“不可能!”

“大概是中了顿魂咒吧,说不准。”罗恩分析道。

“这上面说,是有人听见他在酒馆讨论食死徒的秘密计划才逮捕他的。”赫敏仍然在看报纸,“如果他中了夺魂咒,就不可能到处跟人讨论他们的计划。”

“说不定是想炫耀自己是不一般的人。”克里斯说,“太傻了。”

“当年他还吹牛说自己要当魔法部长了,记得吗?跟媚娃套近乎的时候。”罗恩说。

“真不明白魔法部在搞什么,竟然把斯塔的话当真。”哈利皱着眉头说。

“那也不能不抓啊。桑帕克毕竟是说了这样的话,有证据不抓,被人发现魔法部也要被人骂死的。他们应该问不出什么,只能当误抓了。”克里斯摇摇头,“但只怕放不出来咯。”

“为什么?”

“大概是想让大家看到他们在做事吧。”赫敏说,“现在人心惶惶——你知道吗,佩蒂尔的父母要把她们接回家了。爱洛伊斯·米德根已经退学,她父亲昨天晚上来接她。”

“可是霍格沃茨比他们家里安全呀,这是毫无疑问的!”哈利惊讶地说,不敢相信赫敏说的话,“我们有傲罗,又新增了那么多防护咒,还有邓布利多!”

“我不认为邓布利多能给我们多少保护。”克里斯望向教工餐桌,“他的座位空了很久了。”

另外三人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看到校长的座位上空空如也。

“他离开学校是去做跟凤凰社有关的事情吧。”赫敏低声说。

“不管这些了,开心点,”克里斯把大家拉出严肃的氛围,“今天有魁地奇选拔赛呢。”

五分钟后,他们离开了格兰芬多餐桌,朝魁地奇球场走去。迎面看见拉文德和帕瓦蒂,两个好朋友在那里窃窃私语,神情忧伤。

让他们感到吃惊的是,当罗恩走过她们身旁时,帕瓦蒂突然用胳膊肘捅了捅拉文德(PS:闺蜜喜欢的男生走过时狂捅她,这件事原来是全球统一的),拉文德回过头来,送给罗恩一个灿烂的微笑。

罗恩朝她眨巴眨巴眼睛,也迟疑不决地笑了笑,走路的姿势立刻变得大摇大摆,架子十足起来。

到了球场,赫敏在看台上找了个前排的位置,方便看他们选拔。

选拔赛进行了差不多一个上午,从一到七年级的半数同学都来了。

七年级同学里有一个头发又粗又硬的大个子,克里斯认出他叫考迈克·麦克拉根,在斯拉格霍恩的包厢里见过。

麦克拉根从人群里走了出来,要跟哈利握手,“我们在火车上见过,老鼻涕虫的包厢里。”他信心十足地说着,“考迈克·麦克拉根,守门员。”

麦克拉根膀大腰圆,比罗恩粗壮一些。“你去年没有参加选拔,是吗?”

“去年他们搞选拔时,我在医院里呢。”麦克拉根带着点吹牛的口气说,“跟人打赌,吃了一磅狐媚子蛋。”

“好吧……”哈利说,“你就在那里等着吧……”

麦克拉根脸上闪过一丝懊恼的表情。克里斯猜测他本以为都是老鼻涕虫的宠儿,他就能得到特殊待遇。要真这样,还用比吗?罗恩直接赢了好吗?

克里斯看见麦克拉根朝靠近赫敏的座位走去,快步超过他,坐到了赫敏旁边,然后翘起二郎腿瞪着他。麦克拉根自讨没趣,坐到其他地方去了。

哈利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把申请的人分成十人一组,绕着球场飞一圈。

第一组全是一年级新生,他们以前根本没有飞过。一个男孩在空中待了几秒,他自己也吃惊得要命,结果撞到了球门柱子上。

第二组是十个女生。哈利一吹勺哨子,她们就笑得直不起腰(赫敏不屑地哼了一声),互相抱作一团。哈利叫她们离开球场时,她们高高兴兴地走了。

第三组飞到一半时摔成了一堆。第四组大多数人没带扫帚就来了。第五组竟然都是赫奇帕奇。

“还有谁不是格兰芬多的,”哈利吼道,“请马上离开!”

片刻之后,两个拉文克劳的低年级学生扑哧一声大笑着奔出了球场。

“说实在的,这确实很有意思。”克里斯坐在场边等候,笑的直不起腰。

两小时后,顺利选出了三个追球手。克里斯和凯蒂·贝尔是毫无疑问的,还有金妮,投中了十七个球。

两位击球手不如弗雷德和乔治那么出色,毕竟他们不是双胞胎,但也不错。吉米·珀克斯和里切·古特。

哈利把守门员的选拔赛放在最后,可能是希望这时球场的人会少一些,给选手(罗恩)的压力也会小一些。不幸的是,所有落选的人,还有刚吃完早饭的人又都加入到观众当中,看台上的人更多了。

每位守门员飞向球门时,观众都爆发出同样热烈的欢呼声和讥笑声。

骑在扫帚上的克里斯扫了罗恩一眼,后者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绿。

三个追球手轮流发球,前面五位选手最多都只救起两个球。

轮到他给麦克拉根发球了。麦克拉根连着救起四个球,克里斯有些不安。

他抱着鬼飞球,盯着麦克拉根看了几秒钟,最后把球发在一个异常刁钻的角落。

果不其然,麦克拉根扑空了。观众们哄堂大笑,给他喝倒彩。麦克拉根咬牙瞪着克里斯,后者移开了目光。

罗恩骑上他那把横扫十一星时,看上去随时都会晕倒。

“祝你好运!”看台上一个声音喊道,克里斯扭过头去,意外地看见拉文德·布朗,心想好朋友终于要有些桃花运了。

剩下的五个球都是金妮发。克里斯本以为因为兄妹的缘故,她发的球会很容易被救起来。

结果金妮发的球都挺难,没有克里斯最后发的那个球刁钻,但也不简单。这让他不由地担心起罗恩来。

其实他用不着担心:罗恩一连救起了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罚球。

克里斯转头发现麦克拉根站在哈利面前,青筋暴起。

“他妹妹根本就没认真发球。”麦克拉根恶狠狠地说,“她给他的球很容易救起来。”

“胡说,”哈利冷冷地说,“就是那个球,他差一点就失手了。”

麦克拉根朝哈利逼近一步。

“让我再试一次。”

“是我听错了,还是你确实在威胁球队队长?”克里斯突然出现在他身后,抱起双臂说道。

麦克拉根低声说了句难听的话。

“你救起了四个,罗恩救起了五个。罗恩是守门员,他赢得光明正大。”哈利宣布道。

“如果你再不滚开,我就要行使男学生会主席的权力了。”克里斯说,虽然他没有麦克拉根那样膘肥体壮,但身高却差不多。所以麦克拉根并没有给他多大压迫感。

麦克拉根做了一个难看的鬼脸,便嗵嗵嗵地走开了,一边对着空气叫嚷着一些威胁的话。

定好第一次全队训练的时间是下个星期二之后,克里斯和另外三个朋友便向海格的小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