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精我真想死在里面 白雪公主多肉


好高。

这是士道看到苏琳站起来时,内心唯一的想法。

士道的身高有一米七几,但即使是他也要稍微仰着头才能看清苏琳的脸。

“这估计快有185了吧。”

正当士道正暗暗腹诽时,那名灰发少女开口了:“讲日文吧,我能听懂。”——是标准的日语,就是标准得有些过头,听起来像是书面用语。

……

“原来你是迷路了吗?我家正好在那边,我带你去吧。”

看了看少年温和的表情,再看了看他手上拎着的蔬菜,觉得对方不是坏人,也便点了点头。

并排走在路上,两人沉默不语。此时临近中午,日光逐渐变得强烈了起来,但春光是没有逼人的热气的,只是给一切罩上了一层光辉,影子也逐渐变得清晰。街道上一尘不染,空中的流云淡淡地飘着,映着蓝天……

“小姐,你长得挺高的啊。”

似乎是为了打破沉默,蓝发少年主动开了口——一开口就知道是老单身狗了,完全没有跟女性谈话的经验。

要是是其他的什么女性,这一句话就能把天聊死——所幸苏琳并不是。

“……是吗?我其实觉得还好。”

“怪不得我看其他人都这么矮,我还以为是日本人平均身高太矮的锅……(小声BB)”

两人之间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好吧还是聊死了。

……

尴尬在这沉默的环境中弥漫。

“看来刚刚是搭话失败了。”

细细回想起来,五河士道也觉得自己刚刚那个问题很蠢。但作为一个恋爱经验为零的食草青年,他真不知道在女孩子面前该怎么说话。

绞尽脑汁,士道想出来一个自认为完美的话题。

“话说,你一个女孩子来天宫市是要做什么吗?”

灰发少女对他微微一笑。

“也没有什么,只是以后可能要在这边上学什么的,就先来投奔亲戚了。只是没想到我竟然迷路了,哎——”

“我家也正好要来一个远方亲戚,还真是巧呢。

“对了,你家里的亲戚是叫什么名字?说出来,我可能会认识。”

“是……”

“喂!”一声不合时宜的大喊打断了两人,几个黄毛窜了出来,隐隐有将两人包围的态势。

“哥几个今天手头有点紧,想借几个钱花……好,好漂亮的妹子。”

领头的一人一开始还凶巴巴的,一看到苏琳,眼睛立马就直了。

见他们貌似看上了旁边的灰发少女,士道心中暗道不好。

从战斗力上看,己方只有自己这个从没打过架的普通高中生和一个弱女子(?),而对面的人有好几个,而且一看就是打架经验丰富的哪一种,身上或多或少都带了些凶气,一旦开打,己方毫无胜算。而现在他们看上了这个灰发少女,如果她被对方抓住,那么……

“只能这样了。”

士道咬了咬牙,心中暗自下了决定。

“听着,我一会儿和他们打起来后,你就赶快……”

没等他话落音,一道灰影就从他身边闪了过去。

……

看着这几人都以一种色迷迷的眼神看着自己,苏琳顿觉一阵恶寒。

虽说她现在身体上是一个女孩子,但灵魂上仍是一个男性。试问,当一个男性被其他男人色迷迷地看着时,会是什么感受?

苏琳脑中浮现出一个奇怪的音效。

“Doyoulike玩游♂戏?”

想到这里,苏琳脸上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对面好像更加兴奋了……

“……淦,给爷死!”

……

苏琳战斗本能本来就强,而这些小混混又不比那些经过专业训练的保镖,只是两三下这群黄毛就全躺在了地上。

拍拍手,苏琳长舒一口气。

“果然,打人真的很解气啊~”

“喂!你们在做什么?!”

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大叔向他们跑来。

“遭,药丸。”

……

“唉——小姑娘长得挺高,就是以后不要下手这么重,稍微自卫一下就行了。这次虽说是那些人有错在先,可你也不能下重手不是……”

警局里,之前的那位大叔语重心长地教育道,站在他面前的苏琳像小鸡啄米似地点着头——嗯,是是是,您教育得是,您说得对。

见小姑娘认错态度诚恳(?),大叔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说道,

“好了,把他们的医药费赔偿一下,你就可以回家了。”

“医……医药费?”

……

“真是对不起,还让你帮我赔医药费。我……我会还你的。”面前,灰发少女一脸歉意地说道。

虽说嘴上答着“没事没事。”,其实士道内心却在苦笑:自己和妹妹半个月的生活费都砸这里边了,接下来他估计得吃上一个月的土——什么,你说让妹妹也一起吃土,您还是人吗?

但那种情况他又不可能放下她不管,他内心的的正义感不允许他坐视一个少女陷入困境——尽管这人和他不过刚刚认识而已。

*“我呀,真是老好人到骨子里去了啊……”

收敛起心中的想法,士道对少女说道:“对了,还没问你的名字呢。我叫五河士道,你呢?”

“……等一下哦……你就是五河士道?”

……

“所以这就是哥哥你回来得这么晚的理由?”

士道面前,琴里坐在沙发上,双颊鼓得像只河豚。

“哈……哈哈……哈,不可抗力,不可抗力。”

——————————————

苏琳概念图已经画出来了(手残本人本色出演),在最开头,大家可以去看一看(轻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