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上司吸我阴唇插我B 两团硕大的肉奶


她当做没听到,或许根本就是没听到。一名皮肤嫩白的女人从她身旁经过,她像是贪婪的小猫,毫不犹豫地伸出手——长度超过遮阳伞所能遮蔽的范围。

结果——

“好烫!!!”

显而易见的蒸发迹象,逼得迅速把烫伤的手缩回。

能发出笨蛋一样叫声的,只有自做自受的缇佩雅。

好在吸血鬼的恢复能力不错,不然绝对引人注目。

站在他身旁的身材中规中矩的男人———黑恩,无语地捂着脸。

“阳光对你有克制效果,你似乎忘了呢。”

“唔……才没忘,没办法,头一次看到如此多的食物,情不自禁就……”

为自己找借口,双手指尖相互对戳。

“这么多人,找到盗贼难度更大了。”小绿美眸满是忧郁的神色。“虽然现场残留有盗贼的气味,但显然是经过加工过的,极易被误解那是精灵族的独特气味。这可要怎么找……”

“话说回来,这里大部分都是不入眼等级的食物,哪有什么盗贼?这个城镇面积着实也不小,他真的会混在这里吗?”

“我笃定”,布卡娜娜斩钉截铁地说道:“能够与精灵界相连的也就是这里了,带着公主到处跑,难免引人怀疑。就算是转移魔法,也未必做得到转移几万公里……”

说实在,幻术一类的魔法应该没有什么比精灵族更擅长了。即使是盗贼有幻术面具的伪装,但那需要魔力持续维持,布卡娜娜不认为盗贼拥有庞大的魔力——毕竟他要是真有那个能耐的话,就无需选择拐弯抹角掳走公主,而是强行控制。

缇佩雅抵着烈日眯起眼睛四处张望,“既然连布丁都这么说了,那看来他就在躲这里了吧。所以……怎么找他……呢?嗯?黑恩?你在想什么……?”

缇佩雅视线游移到黑恩身上,发现他正在思索着什么。

接着,不知他是自言自语还是对随同行走的一行人说道:

“小绿刚才说那个什么盗贼……他是不是在身上残留有精灵的气息?”

“嗯。不过就算是伪装的气息,效果也不可能持续很久,不然我都可以直接靠灵敏鼻子嗅出来。当然……也可能他不在这附近,所以……”

“一般来说,能够改变自身气息的方法在人类世界只有一个,那就是用草药。虽然很多普通手段的人用草药都是为了制造疗伤药剂,或是用于捕猎用途的麻醉药剂……但要是手法稍微高等一些的,制造与其他种族相类似气息的也不是没有可能。”

缇佩雅似懂非懂地用粉拳敲在半张开的巴掌上。

“黑恩的意思难道是先询问一下那些贩卖高级药剂的商人,问他们有没有谁购买过用来伪装成精灵气息的药剂吗?”

布卡娜娜和小绿想法与缇佩雅的说法一样。反正她们现在在人类眼里,就是极其普通的人。量他们的本事也看不出所以来,所以打听一下也没有什么问题。

“不过,这可鞥涉及到顾客隐私,那提问的时候换成别的提法应该可以的吧?”

但是,黑恩摇摇头说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像是那种牵扯到人类与其他种族的东西,商贩不可能明目张胆地摆出的吧?”

稍微推敲确实是如此。

“如果是那种伪装其他种族气息的东西,购买的途径要么就是通过走私购买……要么就是——“

“要么就是他本身就是制做或是开发药剂的吗?”缇佩雅眼睛发出亮光,然后双手拍响“这样的话……就算不用去走私貌似也可以啊。”

小绿赞同。布卡娜娜表示,其实我也是那样想的。

“你们精灵公主的血其实有诸多用途的吧。至少比普通的精灵来得好。或许……对于一些制作药剂的商贩来说,可以用她优质的血与某种草药加以调剂,便可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然后贩卖出去从中谋得大利。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想,毕竟我可不是炼药师,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

“等等,黑恩你……你刚才说你不是炼药师?”布卡娜娜和小绿同时惊呼。

“不……所以,我没说过我是炼药师之类的话吧?”

“看来是误会啊。”布卡娜娜感觉自己脑细胞似乎不够用了,哈地一声叹气。“听到你开头说公主的血有诸多用途,还以为你想要用她的一些血制作药剂来供自己实验什么的什么的。以及,你……之前说的那三道草药,经常来我们精灵一族进行交易的药剂师(非

人类)的确会来采购,然后带回去实验。”

“咦?这样的吗?不过,也的确是炼药师才需要草药炼药,而且对于草药的名称一般人也不了解,我也只是懂得这三样草药是在精灵族,你们误认……也正常?”

缇佩雅没有表现得太过惊讶。想也知道,像黑恩那样定无居所,几乎风餐露宿的人,怎么可能会与一心沉迷于实验,或者还可藉以发家致富的炼药师沾上关系呢?

而小绿和布卡娜娜则一脸才怪的表情。

对于精灵族所栽培的草药的名称,要么什么不懂,要么懂得多。她们可不信黑恩仅只了解那三样草药清单。

不过,黑恩当然也不会告诉她们那是托无名之书的福泽告诉他草药的名称和用途。要不然的话,对于精灵草药的了解和萌新如出一撤。

“好吧,这是题外话了,说回正题。你们觉得那个盗贼其实是明知道他所拐走的是精灵公主呢?还是——他只是觉得公主可能年纪轻轻才好下手的?”

“这个可不好说啊,”布卡娜娜摸了摸头上的画圈,整理好。继续说道:“因为精灵族有些人看起来年纪轻……其实她年纪挺大的。”

“例如说你吗?小布丁……”

布卡娜娜瞪视出言不逊的缇佩雅,但她却抑制不住嘲讽。

“别打岔!”黑恩呵斥一声,缇佩雅立马捂嘴。

“假设那个盗贼是知情他所拐走的精灵是精灵公主,但实力又不是强大到可以威胁精灵一族的存在而做出这样疯狂的举动……”

“要么就是受人所托,要么……以他是高级炼药师为前提,且知晓某种禁忌的炼药方式——想要用精灵公主作为药引达成某种自私的目的。”

布卡娜娜咬牙切齿,浑身散发敌意,狠狠地瞪着贩卖药剂的商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