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她体内膨胀释放 乖乖戴着按摩棒等我检查


合大果然是个有意思的地方,蓦然是这么认为的。她一直是班上的尖子生,对学习有属于自己的一套方法。然而这所学校是‘怪物’的聚集地,通过和同学的交流蓦然发现比自己优秀的就有好几个。

田雅静,这个女生就是其中之一,而且还是跟蓦然同一个宿舍,只是蓦然交了住宿费没住宿所以不怎么了解。和优秀的人交朋友,自己也会有所提升。蓦然决定了,大学生涯结交的第一个朋友,就是田雅静。

下课铃一响,蓦然就凑到了田雅静的跟前“妳好。”

仿佛受惊的小动物,田雅静抬起头来“啊……妳好,是叫蓦然吧。”

“嗯,我和妳是同一个宿舍的,只是我就把行李放那,根本没住。”

“这样啊……”

这女孩怎么回事……蓦然都硬着头皮去打开话题了,可田雅静似乎完全不愿意沟通的样子。

她不断地重复打开关闭手机锁屏,是有什么急事么。

“抱歉,妳貌似有事情要处理吧?”

“那个……”脸蛋上泛起一丝红晕“我很乐意和蓦然妳交朋友,但我跟姜雨说好了,课程结束后会找他。”

姜雨?一想起姜雨,蓦然顿时就把脸沉下来“姜雨啊,我认识他。”

“诶!?”田雅静和刚才的反应完全不同,激动地凑到蓦然脸上“蓦然,难道……难道妳是?”

“别瞎想,我不是他女朋友,更不是他前任。只是个给我第一印象很差的家伙。”

她松了口气,田雅静是个很容易琢磨透的女生,内心的想法全摆在脸上。

“我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拿到他的联系方式,希望能和他做个朋友。”飞快地点击手机屏幕,输入了一行文字,检查好几遍才按下发送。

她的心跳开始加速,对姜雨有怎样的反应很期待。

‘滴’

“他说什么了?”蓦然也有些在意,那个毒舌究竟会怎样和女生交流。

“他说……”田雅静失落地放下手机“抱歉,没空,下次吧。”

“拒绝三连,果然和我预料的一样。”蓦然叹了口气“那种连女孩子都不会哄的男人有什么好的。”

“姜雨的优点是很多的!他长得高,很俊,运动和学习都相当优秀的全能型男!”

蓦然下意识缩了回去,没想到宛如小动物的田雅静,也会有露出獠牙的一面呢。没办法,和田雅静交流的机会还有很多,只能等下次了。

但这时,左边的眼球却刺痛了起来。

怎么回事……?蓦然一把捂住了眼,漆黑中,碎片从各个角落汇聚而来凑成画面。那是——浑身刀伤的姜雨,蜷缩在泣不成声的田雅静怀里。

这种情况,入学前一天也碰到过。假如蓦然没有看到未来的一幕并提前制止,那个横冲直撞的小男孩早就被跌落的招牌砸死了。如果这真的是未来会发生的事,加上姜雨那样执着成为驱魔师的助手,那么就不能让这个女孩子接近姜雨!

“既然他没空就和我一起去吃个饭吧,这样可以加深我们之间的感情。”

“但是……”

深情地注视对方粉嫩的唇“妳应该不会拒绝我的邀请吧?”

耳根发红,田雅静羞答答地回答道“嗯……”

——

收起手机,姜雨继续把沙华带到目的地。

“谁呢?”

“那个找我要联系方式的女生,她叫我去喝东西。”

“什么!?很主动的女生啊,那你答应了吗?”

“没有。”姜雨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和沙华前辈你接下来的行动,才是最重要的。”

“你这样可是会失去一个可爱的女性朋友的。”

“沙华前辈打算找她当女朋友吗?”

沙华摆了摆手“光是复兴家族就够我烦了,没空谈情说爱。”

“我和你的想法一样。”

能够为驱魔事业做到抛弃一切杂念的地步,姜雨要是出身在驱魔师家族绝对会攀上和童谣一样的高度。

不一会儿,姜雨就把沙华带到了目的地。这里是姜雨家附近的一间大型道具店,里面有着各种各样的冷兵器道具,刀枪剑戟样样齐全。但都有共同的特点,没开刃。如果卖开刃的就不是道具,而是武器了。

店里坐着的是一名正在抽水烟的秃顶大叔,穿着沾满污渍的背心和短裤,不过他身体却还相当硬朗,肌肉线条也没完全消失。

“张叔。”姜雨打了声招呼。

“嗯?”张叔放下烟筒往这边看了过来“小雨,很少见你来我这边呢。你旁边的是你在大学认识的朋友?”

“我来介绍一下,他是学校里的前辈,沙华,是名驱魔师。”

这么轻易地就说出来真的好吗?沙华有些茫然地看了眼姜雨,又看了眼张叔“那个……你好,我是姜雨的学长。”

“嗯,你好。”

听到驱魔师这称呼怎么没太大反应?

“张叔是和多个驱魔师家族有生意来往的名匠,他手艺高超,打造的兵器全是一流的。”

“原来如此,失敬了。”沙华尴尬地笑了声,虽然张叔从外表上来看不怎么靠谱,但童谣的原话正如姜雨所说的那样,姜家的麾下有着不少打造神兵利器的名匠。

“我这里没有茶水招呼客人,抱歉了。只有烟,你抽不抽?”

“没关系……烟我就不抽了。”

张叔重新拿起烟筒“生面孔啊,你是哪个家族的子嗣?”

“沙华是包括姓氏的。”

“沙家?”张叔差点拿不稳烟筒,瞪大双眼重新打量着沙华“那岂不是与童家并列的名门?”

“以前的家主确实很有能力,不过现在的家主,也就是我……说来惭愧,基本只有强化咒用得好。”

“因为三年前的某场战役驱魔师死伤惨重,不少名门也因此而衰落,如果没有协会支持,估计除了童家以外的家族都无法维持啦。我只是个跟驱魔师有生意来往的铁匠,才不会那么八卦地去关注那些东西呢。你来我的店就是客人,说吧,想要什么?”

“张叔,我和沙华前辈组成了队伍,打算不受协会指使来进行对妖物的驱除工作。”姜雨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请务必重视,这是我出生以来第一次拜托你。”

“别说得那么夸张……”将烟筒置于一旁,张叔从椅子站起后稍微放松了下筋骨“我的铺租都是你爸出的,我有什么理由不帮你这个忙呢。只是凭空打造一把武器的时间比较长,有原型的话还好说。”

“张叔,我想问你个问题哦……”沙华试问道“你,是不是什么武器都会做啊?质量上会不会有问题?”

“废话!”张叔勃然大怒“臭小子,你是不相信我的技术吗!?”

“诶,我没那个意思啦。”

“可我听你这语气就是有!”

沙华心底里暗暗发笑“没办法呀,因为我没用过张叔你打造的武器嘛……”

张叔鼻子一哼,转身爬上人字梯从置物柜的顶部拿来两把长刀,由于被刀鞘包住,无法判断是哪种刀。

“你们两个拿去!”

接过手来,刀鞘和柄全是灰尘甚至有蜘蛛丝,这个大叔到底是多么不爱惜自己的武器……

“张叔,这是……?”

“这是我无聊时的作物,也可以说是练习刀。就叫……张氏战术刀一号和二号吧!”

“好随便的名字。”

“别管,反正你用过就知道了,我张某人哪怕是无聊时做出的作品都能轻易斩下各种妖物的头颅!尽管去试,断了算我输!”

张叔并非胡诌,沙华也感受到了捧在手里的那份重量。耀眼的银光,随着与刀鞘的分离映入瞳中。

“沙华前辈,武器已经得到了,接下来……”

“嗯。”沙华满意地将刀收回鞘中“当然要尝试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