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好硬好湿好大视频 恩恩好疼老师慢慢


有一个小细节需要交代,其实演员扇自己和扇别人时,用的是巧劲,并没有我们看到的那么疼。就跟我们看到的wwe里面的摔跤一样,都是表演性质,否则什么墓碑式钉头,什么619,要是一点不收力,早就重伤了。

当然,我们这里说的是收力和巧劲,跟借位拍摄是两回事。

虽然苏耶每巴掌也都收了力,但因为用力太大,当手指和脸颊硬生生接触的瞬间,还是感受到冰凉的刺疼感。

“她犯了什么大错特错,这样被对待。”

苏耶发泄式的大喊大叫,声音响彻,仿佛是在质问老天爷。

“我知道了,是不是有一种大错特错叫:全班人都讨厌我。”苏耶自问自答,仿佛想通了,嘴角扯出一抹惨笑。

双腿的力气似乎被拔除,苏耶瘫坐在地上,双手撑在已经集小水洼的地面,摇摇欲坠。

不知道是否因为凉意来袭,苏耶身体蜷缩着。

场外。

“晃晃看见没有,这就是层次感。”郑少霞出言。

“这段戏是爆发戏,是主角林谜情绪的一次大爆发,很多演员,都会犯两个错误,要么是歇斯底里持续的高情绪,要么是作努力压制状。”王溢出言分析。

老爷子继续道:“其实两种并无高低之分,应该说爆发戏没有标准的演出规律,是要根据剧情来判断。”

“就像这场,林谜世界观被血淋淋的事实所颠覆,看见了雨之后,好像瞬间带入了,所以才有光脚疯一样的跑出来。”

郑少霞插了一句话:“不穿鞋赤脚,这个细节是小苏自己安排的。”

话音落下,王溢继续道:“摔打自己巴掌,也就是林谜带入了朱小茜的心境,所做的举动。”

先前导演戴钟尧就说过,《美好时代》是非常考验演技的戏,别的不谈就说这段爆发。

不仅要演出林谜,还要演出带入朱小茜的林谜,也是电影难度最大的三个片段,其中之一。

“总之是一句话,爆发戏不是硬顶上去,是要有切切实实的连贯性,表演出你为什么发怒,为什么歇斯底里,有剧情的逻辑才是一段让人信服。”王溢所说的可全部都是经验之谈。

王溢和郑少霞两位老戏骨的话,许晃晃都记着,但实际上他现在有点呆。

“要不要这么夸张,身体都明明不舒服了,还能演得这么好,这么稳定的吗?”

许晃晃在心中疯狂碎碎念,他第一次感觉到了苏耶稳如老狗。

画面继续转到苏耶方——

雨一直下。

气氛不太融洽。

在后期剪辑时,会插入一段朱小茜的话:

“我宁愿是被殴打的欺凌,因为被打了的我,可能有一天会反抗,但所有人都不理你,你反抗什么?”

苏耶演绎的林谜,在雨中想到此,双手再也撑不住身体,整个人扑在地上,仿佛一条被全世界丢弃的物品。

“咔!”

导演一声吼,表演结束。

三五个工作人员立刻涌上前,有人拿着伞挡雨,有人把苏耶扶起来,还有人拿着湿毛巾给苏耶擦头擦身子。

端着姜汤给苏耶驱寒的工作人员,自然也不在少数,反正是在簇拥之下,回到小帐篷中。

“我现在好羡慕俄罗斯人……据说俄罗斯人,在零下十几度也可以赤膊。”苏耶脑子有点懵,思维逻辑都不对了。

俄罗斯人作为战斗民族,抗寒力的确很高,但那也只是正常情况下,重感冒一样怂。

“如果能从来,我要选李白,至少开二技能无法选中,就不冷了。”苏耶现在的感觉,就好像突然吃了一大口冰,脑子掉进冰窟,而现在苏耶是整个人掉进去。

“我想去导演那边看看。”苏耶开口。

纪易和熊美玲意会,两人扶着苏耶过去。

导演那边选择正嗨。

“好,非常好,这场戏的表现力都很够。”戴钟尧连连叫好,拍戏都想一遍过,谁想多来几条。

但真正一条通的情况太少,《俄罗斯方舟》这种一镜到底的电影,整个影视上也没有几部。

备注一句,一镜到底经常有人提到,说白了就是电影拍摄手法中相对于长镜头和短镜头。

具体来说,就是以一个镜头为单位进行拍摄,比如说一部电影,一段情节,又或者是一场戏,从开始到结束,没有NG,没有暂停。

话题又说偏了,我们言归正传,拍戏NG是常事,何况是雨戏,不可控因素太多。

但刚刚那场戏是百分百没问题的,戴钟尧很激动。

“咳咳”

耳边传来咳嗽声,戴钟尧扭头一看,就看到脸色有些惨白的苏耶,第一反应是化妆师真给力,妆容被与冲刷后,还是一样好。

从这就能看出来,戴钟尧真是个新手导演凡是有点经验的导演都能看出来,苏耶此时的表情,不是上的妆。

“导演我想看看刚才拍摄的片段。”苏耶身上裹着一床毛毯。

“发挥得非常好。”戴钟尧兴致勃勃的道:“角色抓得很好。”

闻言苏耶也不由笑了笑,看着监控屏。

拍戏的监控屏和我们普通看到的不一样,它是由摄像机直接SDI接口传送信号到监视器,从设备来说高级得多。

监控屏上回放刚才拍摄的片段,的确很流畅,表演极好,但苏耶皱眉。

苏耶看完后沉默了许久,然后商量道:“导演,我觉得还能更好,所以我希望可以再拍一次。”

“呃……”导演都一愣,这还能更好?

“希望导演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苏耶请求。

“没问题,那我们再来一条。”能够让电影更好作为导演肯定不会拒绝,准备准备安排再来一条,拍摄一场戏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功劳,是整个幕后团队。

摄影师、灯光师、道具师、场记、场务,所以在开始前苏耶先一个个道歉。

虽然苏耶的目的的确是演好戏,但刚才导演都认为过了,是他一力主张,所以应该道歉。

熊美琳和纪易很想出声询问苏耶身体是否还撑得住,但看苏耶笃定的态度,知道这事无论如何劝都没用。

熊美玲只能把担心放心里,然后想着是不是要煎一副中药。

作者有话:谢谢小天使们的宣传,收藏涨得好快hhh,开心!欢迎喜欢的收藏留言,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