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爸妈牵着我的手歌词 将樱桃塞里面一颗


将茶水装盘,然后将托盘在门前放下,米娅看着面前的木门上面挂着的,贴有‘罗德’的挂牌。

橙黄暖色的屋子灯光已经关闭了,仅仅剩下米娅自己的房间所照射出来的灯光还能让她能够稍微看清门上所挂着的门牌。

微微低下头,有些许失落的表情上透着阴影,她听不到门内的声音,看着这道对于她来说极其‘遥远’的门,轻轻的叹出一口气。

转过身去,却没有迈步…站定在原地一会,她再度转头看着依旧没有开门的痕迹,那如同期盼着什么一样的想法也终于化为了苦笑,她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将最后还能照亮这个家的光芒——遮蔽住了。

……

风在窗外浮躁的暴动着,而这原本极其吵闹的声音却在这个空间中成为了寂静所剩下的产物。

欧名的视线有些锐利,但他想要弄明白为什么罗德能够猜到存在他背后的家族。

“很惊讶吗?”对面的罗德似乎看透了欧名的顾虑,耸了耸肩说道。

“嗯,而且你也看得出来,我在警惕着这个事实。”

声音失去了刚刚的放松,好像在同一个屋檐下吃饭,开怀笑着的场景是幻觉一般。

“嘛,稍等一会。”

竖起一只手示意欧名在原地等待,他站起身,打开了房门,将放在地上的茶壶茶杯拿进房间中,给自己也给欧名倒上一杯已经算是温和的茶。

端起茶来喝了一口,随后就摆出一副怀念的表情轻轻晃动着手中握着的茶杯,盯着在茶杯中倒影出来的自己。

“先说为什么我能看出你并不是个人探索者…而是有家族这件事情吧。”

能够看得出来,欧名的身体微微向前倾,显现出他极其有兴趣这件事。

“嘛,首先,是委托的金额…”

将茶杯放下,他单手撑着脸上那副温和的笑容,视线盯在对面的欧名身上。

“你说过的吧,‘只是对探索的物品感兴趣’…诚然,探索者对特定的探索物感兴趣是必然的,但即便是发放了委托的我也知道,我给出的金额要比普通委托的金额还要低差不多两倍的程度。”

竖起两根手指,与动作结合在一起诉说的罗德看上去有些微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爆了些什么东西的缘故。

“要说原本普通委托的金额要在10个金币的程度,但我只给出了3个金币,而这在个人探索者看来是绝对不会去接的委托。”

“不清楚危险程度,给出的金额还远远小于普通委托的交易金额,就算是能获得遗迹内部寻得的财富,但又有谁知道遗迹里面到底会有多少财富存在呢?闹不好自己的所得就只有这寒酸的3枚金币。”

像是自嘲一样的笑着:“其次,你说了‘我不想独占遗迹财富’这句话。”

坐在他对面,一直在认真听的欧名表情说实话的确不是太好,因为情商不太够的缘故,他出门惹得事情也不算少,但被当面这样说出来,还是会感到羞耻的。

“哪有探索者不想独占遗迹财富的啊,不禁拥有特别的能力,而且如果拍卖的话也会获得更多的金币。”

摊开手,他露出一副无奈的笑容,但虽然在笑着,说出的话语却像是在抱怨和对什么东西感到遗憾罢了。

“可惜,我只是个退休…并且没什么力量的大叔罢了,即便是寻得了遗迹财富,我也没有信心能够将‘她’一直留在身边,总归还是会被别人抢走的…”

“诶~~~原来如此啊。”端起茶杯,却发现杯中已经没有茶水了。

略显尴尬的放下,却让对面早已经察觉到的罗德又添了一杯。

“所以当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能够确定你一定有着强大的力量,而这份力量的来源…就是你所存在的家族——探索者的世家。”

说完像是总结性的话语,罗德也端起面前的杯子,将其中温和的茶水一饮而尽,颇有种一吐为快的爽**。

而对面的欧名也早就已经放弃,警惕的目光变得残念,嘴角也挂着苦笑:“完全败了,大叔你真厉害啊。”

“嘛,毕竟大叔也是…也曾是探索者啊,虽然不像你一样是‘命运使徒’,但也好歹是靠着自己的身手在这一领域尽情的探索过啊。”

虽然是摆出前辈的架子,但对面坐着的欧名却根本没有感觉不快,因为罗德的那份爽直的气息让他甘拜下风,又颇有种对他过去的好奇和敬意。

“是呢,那么大叔你过去有什么探索过的经历……”

“啊,都已经这么晚了啊。”

没等欧名说完,罗德就转头看向了挂在他身后墙壁上的时钟,随后笑着转过头来:“时间也晚了,不如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额…嗯,好吧。’

站起身来,看着罗德将茶杯收拾一下放到了托盘上,然后打开了房门走出去。

跟上了罗德的步伐,而不经意间瞥向房间中所挂着的钟表时,欧名发现——其实才过了晚上的八时。

令他感到异样的是,这么早的时间就入睡,实在是不像是在自己的工作室中放置那样多文件的工作狂应有的作息。

虽然有特地清理过,但欧名还是能在刚刚的房间中,发现有些地方的杂乱迹象。

本以为是因为探索者的某种职业病,但现在看来…似乎是有某种隐情吧。

【说不定是神经十分衰弱,必须要在晚八点左右入睡之类中老年才会患上的疾病。】

点了点头,感觉自己的推理无懈可击的欧名露出一副自满的笑容,并且在看罗德的背影的时候,默默的给他在心中加了油。

“那么今晚就委屈你先睡一下客房吧,毕竟在收到通知时已经很晚了,也没有准备完全。”

“没事没事,我适应性很强啦…也劳你费心了。”

挠头笑着这样客套一下,也是必须进行的一系列对话吧。

“那…请好好休息,我就不便打扰了。”

这样说着的罗德在离开时贴心的为欧名关上了房门,而欧名也摆了摆手,说了一句“晚安”。

表情变得平静下来,欧名望了望房间内仅有的一扇窗户,那外面是寂静的夜景,皎洁的月光和森林。

“睡吧。”

耸了耸肩膀,他关闭了灯光,让世界重归了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