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惩罚开始h 第一次蹭蹭就滑进去了


“我真是没有想到,A-16会同我们想要捕获的异能者有交集。”带着墨镜,在横滨的天气还没有非常冷的时候还穿着大衣,戴着手套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男人,看着面前戴着手铐坐在游轮椅子上的男人,后者的脸上带着让人非常火大,恨不得一拳揍上去的笑容。

“必须要修正一点,”太宰丝毫不介意激怒面前这个人,“不是‘有交集’是‘恋人关系’。”

相叶阳,也就是Mr.N先生转身狠狠一拳打在了他的胃部。

“虽然需要交易上说的是活着,可没说是全须全尾,手什么的少掉一只两只也是正常的事情。”

看着露出扭曲神色的男人,太宰露出了一个无所谓的笑容。

——六个小时前——

“在这个城市的某个地方爆炸根本就是彻彻底底的胡来啊。”乱步舔着迪士尼转款的彩色棒棒糖吐槽道,“这种高致病性的病毒,只要随便漏出来一点点,就足够在这场城市造成一场大屠杀了。”

“……所以会是在人群密集的地方部署毒气弹吗?”国木田摸了摸下巴。

“哦,不是,是在游轮上。”乱步抱着胳膊指正道。

“原来如此。”太宰点了点头,看着把他们一行人都架到了警署指挥所,听着他和乱步一人一句一脸懵逼的警察们,“虽然出去表明身份也不是不行,不过果然还是不行吧?”

完全被绕晕了的警员们用茫然的眼神看着这两个人,太宰撑着脸思考了一会,随即拍了拍手,“嗯,去表明身份吧!”他脸上带着轻快的笑意,好像完全不把这种行为当做是自投罗网或者自寻死路。

“哈?!太宰你在开什么玩笑。”国木田就差用笔记本用力敲这个男人的头了。

“表明身份,又不是自投罗网。”太宰笑了,“国木田君,我的计划,出过错吗?”他歪头笑起来的样子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坏笑的小恶魔。

听到他这样说的国木田也只能沉默以对。

事情也是有这样的解决方法的,不表明身份的话,对方的毒气弹会爆炸——但是就算表明了身份,也不能百分之百保证对方不会就此引爆毒气弹,对方的目的是太宰,既然要求表明身份——而且在作为战争宣言的“寻人启事”中强调了太宰的能力——那么对方的目的十有八九是活捉,只要太宰还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里,对方的毒气弹就不会爆炸。

在这一点上,太宰是有着十足的把握的。

一旦知道了身份,在那之后再用某种手段把自己抓起来,那个时候就能随心所欲的对这座城市实施自己所说的“毒气弹”计划了吧。

也不是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目标什么的,但是这个手段也太过简单粗暴了,画面上的男人无疑是相叶阳,是想要捕获秋子的那个组织的人没有什么问题,太宰不觉得自己被盯上是因为和秋子的关系,对方既然有异能者的下属,那么捕获自己和捕获秋子大概是两个同时进行的任务,只是恰好秋子和自己认识而已。

“命运还真是多巧合啊。”太宰毫无干劲的叹了口气。

当他拉开门的时候,却看到秋子抱着胳膊靠在墙上,腰部、腕部、腿部、脚踝、鞋底——此刻的秋子全副武装,恰如一人独闯实验基地时候的样子。

一眼看出秋子全副武装的太宰笑眯眯的戳了戳秋子的脸,“在这里等我吗?”

秋子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依旧抱着胳膊,“你曾经问我为什么留在异能特务科。”

“因为安吾嘛,你不是回答我了吗?”太宰摊开手。

“其实不是的。”秋子的额发垂下来,她的眼睛依旧被绷带包裹着,但是这并不影响她“看”东西。

“……”太宰沉默的看着秋子。

“父亲死去之后,我曾经到过川端老宅,”秋子抬起头,“那里残存着别人的颜色——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打算为异能特务科做事了——只要我还留在这个部门磨砺着自己,接下最困难的任务,总有一天,我会再看见那个留在父亲死去地方的颜色的主人。”

——我知道自从三岛先生死后,父亲的内心一直充满了绝望和矛盾,但是这样的他还是坚持把这样的我抚养长大了。

若是要死去,也一定会给我留下什么东西。

只字片语也好,一声再见也好。

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这什么都没有,就是父亲留给我的信息。

“父亲的死没有那么简单,那是我很早以前就知道的事情了。”

“哎呀,”太宰耸耸肩笑道,“不愧是川端先生养大的呀。”

“一直都想问了,太宰你认识我父亲吗?”

“嗯……到底认识不认识呢……”太宰拿食指抵着下巴,“如果能活着回来的话,秋子小姐再来猜猜看吧?”

秋子安静的“看”着他。

“请……千万要找到我呀,秋子小姐。”

既然秋子小姐早就知道这一切的话,事情就简单了很多了,她早就知道这一切,还能如此冷静的面对这一切,从这一刻起,川端秋子就把所有的决定权都交给了自己——部署也好,发号施令也好,她将一切都交给他,全身心的信任他。

——

恰如现在一样。

“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了解A-16的价值。”像是突然冷静了下来一样,相叶阳摘下了自己的手套,露出了里面长满了脓疮的手,“只有那个孩子,只有她完美的适应了病毒。”他像是着了迷,陷入了什么臆想一样的喃喃自语道,“最初见到她的时候,这个孩子并没有同其他试验品表现出什么不同来,会在毒气室里窒息,在手术台上惨叫——只是庸俗而无趣的试验品罢了。”

“但是……我很快就发现了她的与众不同之处,她居然能够挺过每一次的假死,居然能够完美的适应病毒——那个时候,实验已经快要走进死胡同了,没有一个试验品达到了预期的目标,药物实验也泥足不前——那孩子简直就是神赐下的福音,是基因学上的奇迹。”

太宰垂着头安静的听着这个疯子的发言。

“川端康成,是个无聊的男人,夺走了她,并且试图让她成为庸碌无用的普通孩子。这是对科学成果的亵渎。所以,我设计让他死去了。”

Mr.N打开了游轮上的闭路电视。

“我是那孩子的‘父亲’啊——能够感觉到颜色的她应该能找到我才对——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居然跑去处理一颗无聊的毒气弹——就算毒气弹在这座城市爆炸,就算千万人死去,对她也没有丝毫的影响才对——她居然抛下我这个创造出她的父亲,跑去关心无关紧要的生物。”

——根据太宰的指示,所有人员兵分两路,武装侦探社和军警去处理布控在毒气弹周围的警戒,由秋子一起去处理了那颗通报中的“毒气弹”,虽然非常的惊险,但是到最后那颗毒气弹中的细菌储藏盒还是被放进了生物隔离盒中,妥善的送去了高危病毒研究所。

而太宰本人,直接去见了一切的罪魁祸首。

无线电波传来了游轮被入侵的消息,随着枪声和惨叫声的响起,信息传达到了主控室,也传到了安静的看着疯子发疯的太宰耳朵里。

侵入者——只有一个。

监视显示屏上那个白色的身影一闪而过。

“她是最为闪耀的。”Mr.N这样说道。

太宰抬起头来看向这个男人,抬起了不再被手铐束缚着的双手,以一个迅雷不及掩耳的突袭一手肘击打在身边N先生的某个倒霉保镖的小腹,同时从他的腰间抽出了配枪,流畅的爆了另外一人的头,随后将枪口对准了N先生,“这点我很同意。”

他的脸上还带着一个无辜的好像孩童的笑容,“她不理睬你而去处理炸弹不是正常的事情吗?”

“因为在她眼里,你连噩梦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