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看你敏感的都流水了 all邪 强迫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芙拉终于在奥尔菲(作为背部挂件)的陪伴下渡过了那段情绪反冲释放期。

在这段时间里,芙拉是哭了又笑,笑了又哭,在这在两个极端情绪之间轮回了好几番。

“不行了,我被你折腾的一点力气都没了,”看着表情基本恢复了常态的芙拉,奥尔菲松开胳膊,任由自己“乓当”一声摔在芙拉身后的床上,“怎么样?”

“呼......清爽多了,”芙拉回头对着奥尔菲竖了个大拇指,“现在就是有点累。”

“当然累了,我看着你我都觉得累——当然,我挂在你后背上的确也挺累的,我得一直控制自己的力度,防止自己手劲用太大再把你勒到,”奥尔菲抻直身体,摆出了像是刚起床的猫一样的姿势,“现在什么时间了?”

“离我们进入这个空间刚刚过了一个多小时吧,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我明天要出去和那个精灵女孩出去收拾那个吸血鬼,我怕我迟到,”奥尔菲一脸疲惫的小幅度摆动着自己的尾巴,“看来我还能歇几个小时,帮大忙了。”

“我差不多也是,晚上我还得帮你看店呢,”芙拉顺着势头躺到床上,钻进了被里的同时还不忘把奥尔菲卷到了里面,“呼,睡一会吧,感觉好久没和你这么躺在一起了。”

“事到如今才说可能有些晚,不过我感觉咱们两个的关系在这方面挺.....奇怪的。虽然我现在已经有点习惯了,”奥尔菲往芙拉那边靠了靠,“你先把衣服套上行不行,现在咱俩这个造型实在是有点有伤风化。”

“你见过穿衬衫扎皮带睡觉的人吗?”芙拉看奥尔菲也没什么明确的拒绝意向,挑了挑眉毛,一把把她抱进了怀里,“啊,还是和以前一样暖和~”

“那个,你不会硌到吗?”感受着芙拉通过极近距离传来的体温,奥尔菲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你可以稍微离远一点,我这件衣服上有的饰品还是挺硌人的......”

“无所谓,或者你把它脱了也行,”芙拉调整了一下胳膊,让奥尔菲能够用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靠在自己胸口,“话说,你对这个纯白色的空间有什么想法吗?”

“话题转变的真快......”奥尔菲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保留自己身上的衣服,不要把气氛弄的更加奇怪,“我在客栈的时候倒是产生了一个想法,不过现在还不确定这件事能不能在魔法层面上真正实现,有点纠结。”

“说说嘛,一般你的想法还是比较靠谱的,”芙拉一边说着,一边用自己的一只手来回逗弄着奥尔菲头上的耳朵,“为什么你的耳朵手感能这么好?明明你原来是条龙吧?”

“给我正经点好不好。我在想能不能在这片空间中建立一个面积比较大的酒馆,然后把我们的传送门出入口设置到里面,”奥尔菲被芙拉弄的耳朵有些痒,但是碍于气氛,只好轻轻用手把芙拉那只不安分的手拍走,“这样来自神州的、经过我们考核觉得值得信任的顾客就可以随时通过这扇门进入这家‘亚空间酒馆’和来自大洋彼岸的其他顾客进行交流,互相交换情报甚至一定数量的货物,你看怎么样?”

“嗯?很有趣的想法嘛,”芙拉在手被拍走时还捏了奥尔菲的左脸一把,“实现上也没有任何难度,门这东西只要稍稍调整一下坐标就好。我发现你经常有一些大家根本想不到的鬼点子,你搞不好真的很适合经营酒馆。”

“你这个说法真让人不爽,感觉就像我的能力以前一直得不到你的认可一样,”奥尔菲忍住了一口咬到芙拉的手上的冲动,“既然可行的话,我们要不要建一个试试?”

“盖房子的任务可以交给那些在这方面相当专业的黑矮人——对了,我们也可以借这个机会给尼耶德艾留这么一扇传送门,”芙拉说道,“这么一来我们银龙酒馆就好像变成了什么跨大陆的秘密结社一样......想想还蛮令人激动的,你觉得呢?”

“我也同意,”奥尔菲点了点头,“只要最后不变成什么邪恶结社就好。”

“那我明天就着手联系她好了,顺便我也研究一下这片亚空间的稳定性到底如何,”芙拉轻轻抱住了奥尔菲的头,“我还有个问题想问问你。”

“问就问嘛,一下子把别人抱过去也太奇怪了,”奥尔菲的脸此时已经贴在了芙拉的胸口,不用专门集中注意力就能听见他的心跳,“你多少穿一件衣服......”

“我拒绝,穿那种衬衫谁睡得着,”芙拉伸长胳膊,又把那件堆在旁边的衣服推远了一些,“我就单纯想问你,在你问我那个宝石来源的时候,你的情绪波动是怎么回事啊?”

“我吓到了,谁看到一颗宝石扎进朋友身体里不会吓到的。”

“不,我现在回想起你当时通过心灵链接隐隐传过来的那种感情的时候,我觉得比起惊讶来,更加明显的是一种提心吊胆的感觉,”芙拉搓了搓奥尔菲的耳朵,“就好像是担心整件事情导向某个结果一样。”

“就是担心你出问题,”奥尔菲动了动耳朵,想把被芙拉搓乱了的耳朵上的毛发重新抖直,“另外,我才知道,我在感应你的心理状况的时候建立的通道竟然是双向的......”

“当然的吧?心灵魔法不也常有施术者的想法回流进受术者脑内的状况,”芙拉露出了一副笑嘻嘻的表情,“在我的印象里,在我说了‘我可以肯定没有’之后,你的担心一下子就减轻了不少......那时候我的状况明明还没有彻底搞清吧?你减轻的那部分担心究竟是什么啊?难不成是关于‘深入交流’的那部分担心?”

“......究竟是什么呢,”奥尔菲的尾巴在被子下边来回晃了起来,“一点印象都没有啊。”

“真的吗?”芙拉把脸凑了过来,“你确定?”

“我困了,我要睡觉,”奥尔菲见状干脆把耳朵耷拉下来,顺势也低头把脸也埋在了芙拉看不到的地方,“不要打扰我,龙睡觉的时候可是很容易生气的。”

“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芙拉把脸贴得更近了,“就算你不告诉我我大概也能猜到结果哦?”

这次奥尔菲干脆没有发声,就只是靠在芙拉身上装睡。

是啊,当时的那种奇怪的占有欲究竟是从哪来的呢?奥尔菲在心里反复思考着这个问题。

说不定自己在身体形态发生变化之后,心理状态也逐渐发生了变化吧?

毕竟自己的生理结构发生了现实世界中绝不会发生的180度大转变,搞不好激素之类的玩意也会顺着这个劲开始逆向发生作用。

但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毕竟自己原来可是一个男人啊......

就这样,被重大人生方向问题困扰着的奥尔菲,今天晚上罕见的失了眠,没有像以往一样,轻松的陷入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