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把我c了好爽 被男医生上环的感觉


cp是润玉&荼姚。

邪教,雷者慎入。

不看警告被伤害到的一定不会负责。

前情设定:

贤者之爱反噬版本,润玉对养母心存好感,当了天帝之后直接把荼姚囚禁在后宫里。

这两个持续性互相伤害。

润玉他已经进化了!当然天后娘娘也是……

01

天帝登位千载,后位一直空悬,后宫之中更是连个天妃都不曾有,身边随侍也仅有还是夜神时候便跟随在身边的上元仙子一人。

某一日,却是抱着个孩子上了早朝,道这便是自己的第一子了。

这孩子虽然年幼,却是已经能够长时间的保持人形了,而不必以原型示人。小小的孩子被包裹在大红的襁褓里头,看起来可谓玉雪可爱,十分喜人。

仙人五感敏锐,视力自然也是极好的,便是站得远了些,也不至于瞧不清楚天帝怀中奶娃娃的模样。只是眼睛太过亮堂也不是什么好事,那些眼睛格外明亮的仙家只恨不得自己今日没来——便是被担了些处罚,总也好过得知这种惊天大秘!

天帝怀中的岂真的是什么奶娃娃?那分明就是一只羽色辉煌灿烂的小凤凰!

细思恐极、细思恐极啊!

02

虽然大家都知道天帝陛下到现在也没有个正经的后妃妻妾,虽然大家都知道后宫里头就一个被囚着的废天后,虽然天帝陛下怀里的小公主和废天后一样是一只金色的风凰……虽然有着这么多的虽然,但大家都是惜命的人,自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有些事情呢,哪怕心里门儿清,也只能烂在肚子里和人心照不宣一下。真要说出来了,那不叫做敢于直言。

叫做没脑子。

所以小公主的身世便成了广大仙家的默契,明面上大家都信了天帝陛下的鬼话。

“此子乃是天地灵气化生,无父无母,又生来不凡。朕偶然路过,见此子天资灵秀,又与朕有缘,便带回宫中,认作亲子,立座储君,悉心教导,望此子日后能担起天界重任。”

高坐之上的天帝睁着眼睛说瞎话。而既然天帝陛下都这么明白的表示了自己的态度,下面的一群仙官们自然也就跟着附和应是。

你是天帝你最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小公主就是天生天养的,不是天帝陛下你和废天后的崽子没错,我们都知道。

03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种蠢货。”

下了大朝之后天帝便抱着怀里的孩子回了宫,刚踏进宫门,迎面而来的便是这么一句冷嘲。他往前望去,只见那一席白衣的女子正半侧过脸来,这般对他扬眉冷笑道。

美人有殊色,哪怕如今衣着素净,长发披散,发间无有钗环,也是容色不减,反倒更添几分清傲之姿。

天帝有片刻的怔忡,又觉得这实在是理所当然。

她本就是高傲的风凰,哪怕被囚在这千年,哪怕被封了灵力,哪怕……他曾经做了那么多冒犯她的事情,那一身傲骨也不曾折损分毫。

荼姚……她本就是高高在上的风凰。

他这么想着,又听到荼姚说道:“天底下这么咒自己死的,你可真是我见到过的第一个了。”

“润玉有何处教母神不快?”天帝弯腰将怀中的奶娃娃放在了殿中的小摇篮里头,直起身的时候对着荼姚洒然一笑,语气也是清淡的很。“还请母神示下。润玉……实在不懂。”

04

“天地化生?”

“的确。”

“无父无母?”

“正是。”

“若真是这般,你怎么还活着?孽子!”荼姚一拂衣袖,高声斥道。

润玉不闪不避,任由荼姚的衣袖甩在脸上。荼姚用了大力,只是她如今灵力被封,除了漫长的寿命之外与凡人并无差别,这点力气甩在润玉脸上也就是稍微有点疼的程度。润玉抬手,捏住了堪堪滑下的广袖,又一点一点的收紧,半是强迫的让荼姚不得不倾身过来,再无法保持之前的距离。

“母神这是在说什么话?”他的语气很温柔,像是春天的柔风,又让人联想到冰消雪融之后的春水。“您还活着,孩儿自然也得活的好好的给母神看,又怎么能够去死?便是真有那一日,孩儿也得拖着母神一起走才是!”

荼姚狠狠地怒视着他,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模样:“你这孽子!”

“强占母神,这两字孩儿但的不冤枉。”润玉神色不变,依旧笑若暖风,“只是母神又何必这般气恼?这孩子生来就没有亲缘——此话不是母神所说?既然母神不承认这是你的孩子,那自然也不会是我的孩子。所谓无父无母天生天养之说,又有哪里不对?”

他越说越是靠近,一句话说道最后几乎都要贴上荼姚的面颊,连呼吸都交缠在一处。荼姚只觉得这亲密实在是难以忍受,索性便奋力推开他:“你这个疯子!”

润玉便顺从的被推开了,步伐还有些跌撞。他脸上笑容不变,只是眸色更幽深了些许,倒是同他曾经夜夜观看的、还未曾布上繁星之时的夜幕更像了一些。

“多谢母神夸奖。”

他说道。

05

润玉说道:“母神气我倒是没什么,只是这孩子……自出生以来母神便不曾正眼看过这孩子,想来母神连她是男是女都不曾知晓?”

荼姚冷哼了一声,连看都未曾看他一眼,只道:“这孽种便不该出生!”

“母神何必这样说?这是你我的孩子……母神当初没能狠下心杀了她,如今难道又能忍心?”润玉说道,“况且,孩子都这般大了……孩儿这是想要为这孩子向母神求个名字罢了。”

荼姚道:“你的女儿,名字还需要我这废人来取?”

润玉温和道:“毕竟这是世上除了母神您与旭凤之外的最后一只凤凰了,还是与母神您一般无二的金凤——母神对她难道便没有丝毫怜爱吗?”

怜爱?这当然是有的,荼姚想,这天底下有哪个母亲会不爱自己的孩子呢?

但只要一想到这个女儿是她在如何屈辱的情况下怀上的,又是如何才被她那父亲保下没有死在她的腹中,这孩子的出生又代表着什么,心中的恨火便完全压过了那点儿怜爱!

“名字?好啊,你既然想要给她讨个名字,我便答应你!”荼姚冷笑道,“从前我在人间的时候听过到一句诗,叫做‘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我这儿又正好有把箜篌,这孩子就叫做碎玉好了!”

润玉道:“碎……玉?”

“怎么,不喜欢?”荼姚昂首,毫不示弱。

“自然是喜欢的。”润玉浅笑道,除了最开始那几年,他在荼姚面前总是带着笑的。与她说话的时候如此,偶尔交手的时候如此,夜半私语的时候也是如此。“母神取得好名字,这孩子,日后便叫做碎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