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撩开裙子直接坐下去 快点啊亲爱的要你


虽然还有很多疑惑需要我们解答,但面对着已经沉沉睡去的我们,满腔悲痛的亲族们只能暂时忍耐住悲伤,小心交谈起刚才战人告知他们的内容。

“从内部将门窗全部堵死了的宾馆里,犯人究竟是如何消失的?”雾江陷入沉思,“是趁着我们因受到暴雨阻挡而无法进入宾馆的那段夜晚时间吗?”

留弗夫同样为此感到不解,“昨晚在宾馆前我们已经确认了一楼的门窗都无法出入,二楼的窗户直到被我打破前也一直保持封闭状态,但我们进入后将整个宾馆都搜查过一遍,却没有发现任何人……”

“犯人是从宾馆这个巨大的密室中凭空消失了呢,在将朱志香让治真里亚杀害,又袭击战人与小白未果之后。”雾江下了结论。

痛失爱子让治的绘羽却像是发狂的母狼,闻言冷笑连连,“没错,在我们进来之前这宾馆是毫无疑问的密室没错,但是谁又能保证,犯人已经从这个密室中凭空消失了?都在这个宾馆里休息,为什么你们两个儿子就偏偏平安无事——”

“够了、够了!绘羽姐够了啊!”

同样失去了女儿真里亚的楼座到现在都没能控制好情绪,眼中满是泪水,“都已经发生这样悲伤的事情了,还要互相怀疑指责让事态变得更加严重吗?!藏臼大哥死了,夏妃姐死了,难道也是战人和小白能做到的吗?!你是失去了让治,我也失去了真里亚啊!!!”

楼座突如其来的爆发让绘羽气势也为之一滞,这位在兄妹间一贯没有太强存在感的小妹,似乎因经历丧女之痛而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在楼座的一波爆发与秀吉的安慰下,绘羽也声音低下去不说话了。

暂且放下犯人如何从宾馆中消失这个谜题不管,大屋中藏臼夏妃等六人在密室被害已经是不争事实,亲族们无论谁都不愿意去怀疑自己兄弟姐妹是犯人,因此,将疑犯假想为未知犯人显然更加合情合理。

在这个原本只有右代宫家族以及佣人们居住的六轩岛上,竟然会混入不知名的外人并让对方成功行凶,这毫无疑问已经是相当严重的事态。

为了应对不知潜藏在何处的犯人,所有人都只能待在一起,对于两人而言相当宽敞豪华的宾馆客房,在挤进这么多人后也显得局促拥挤了。

好在我与战人很快就清醒了过来,在危机四伏不知何时又有下一名牺牲者出现的大环境下,即使已经困乏得不行也无法进入深度睡眠。更别说还有刚才绘羽与楼座发出的争执声,已经朦朦胧胧的激醒了我们的意识。

看见我们醒来,大人们都异常默契地没有去提及刚才的对话,只是催促着我们赶快起来收拾东西,一起回大屋中笼城避难,等待通讯恢复风雨停歇。

话虽如此,但莫名其妙被搬到宾馆里来的我们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可收拾,于是整理了下邹巴巴的衣服便随着众人又回到了大屋,准备笼城直到台风过去,警视厅到来。

……当然,无论我还是战人都无比清楚,台风永远不会过去,警视厅永远不会到来,如果不能将魔女的杀人诡计破解,那么我们永远等不到风平浪静海猫鸣泣之时,只能重复下一次轮回。

回到大屋后,绘羽转身对乡田说道:“送到这里真是感谢,接下来乡田你就不用送了。”

秀吉似乎想说什么话的样子,但是想了想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对绘羽行为采取了默许赞同的态度。

乡田闻言先是一愣,很快就明白了这是在排斥身为外人的他,顿时苦笑,“我知道了,那么我就回宾馆中待命。各位如果有需要请随时传唤我,即使是在这样的条件下,也必须使客人们满足。”

众人皆不评论,一直目送着乡田走远后,绘羽才恶声恶气地说道:“还说什么门链只能从里面锁上……反正佣人肯定有自己的办法!我看犯人是乡田!”

“哎绘羽你冷静点,乡田如果是犯人,对我们下手机会很多,可是他并没有哇。”秀吉:“算了算了,乡田人都走了我们还是别说了。现在这里的都是右代宫家的亲族,我们可以安全待到有人来了吧……”

虽然暂时晴朗了一阵,但魔女的阴霾并未从这座小岛上散去,台风与乌云呼啸着再度联诀而来。面对越下越大的暴雨,缺少食物和御寒之物的我们无法忍耐,连大人也饥寒交迫得皱着眉。

哪怕很清楚在这种时候贸然行动非常危险,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联系到外界的担忧与现在无法避开的饥寒交加在一起,促使他们决定一起出去寻找食物和厚衣服。

为了防范可能潜藏在大屋中的犯人,我们非常小心地在储备室中寻找可以利用的武器,并且非常幸运的发现了金藏收藏的两把□□。可以肯定,在确定这是真实有效的□□后,所有人都因获得这一有利武器而大松了一口气。

作为女子却身手好过许多男人的雾江掂量着手中□□,说道:“我们所有人一起行动,两把枪,绰绰有余的安全呢,犯人也不敢轻举妄动的。”

雾江的话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哪怕明知道魔女不会这样轻易放弃的我与战人,也对枪支与一起行动产生了莫名的信赖,仿佛只要一直待在一起就能够安全一样。

然而当我们来到大屋门口的时候,却齐齐为眼前出现的情景而感到惊惧——气派的地板上用鲜血绘画出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而围绕这个魔法阵仿佛祭献一般的放着藏臼、夏妃、源次、纱音、南条、熊泽、让治、朱志香、真里亚的头颅。

被绘羽所排斥没能进入大屋的乡田,也出现在了魔法阵中,以被害者的身份。

他面朝下倒在魔法阵的中央,恶魔之锥从他的正脸插穿了整个头从后脑穿出,角度刚好正对着黄金魔女的肖像画。肖像画中的黄金魔女正对着地上鲜血绘制的魔法阵,表情似是赞许,似是嘲弄,肖像画下的血浇过碑文深深的印在了幸存者的记忆里。

贯穿那怀念的、故乡的鲇之川啊。

目标黄金乡的人们呦,顺流而下寻找钥匙。

顺流而下走到尽头,终会到达里。

在这里寻找两人开口之岸。

此处沉眠着通往黄金乡的钥匙。

手持钥匙的人们啊,应遵循以下所记出发前往黄金乡。

在第一晚,奉上钥匙选中的六名活祭。

在第二晚,余下来的人啊撕碎紧靠的两人。

在第三晚,余下来的人啊赞颂吾高贵之名。

在第四晚,剜头杀之。

在第五晚,剜胸杀之。

在第六晚,剜腹杀之。

在第七晚,剜膝杀之。

在第八晚,剜足杀之。

在第九晚,魔女复苏,无人生还。

这之下似乎本来还有几行字,但是却因为被凝固的血遮挡住,已经看不出来了,就好像原本那里的就是血海一样。

在这一刻,难以言喻的森冷感觉席卷全身,我的耳边,隐约响起了魔女的低笑声。

“绝对不会放过你们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