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重口老太和小伙 低头含住青春如血


顾明悦的扭伤还没有好,但恢复得很快,已经能摆脱拐杖自己着力移动了。她艰难地挪到俱乐部门口,看见西装革履个儿高腿长的年轻男人倚着一辆造型张扬的跑车站在那里。他扭过头看见自己,摘了墨镜,表情酷酷地打量了她一眼,说:“嗨,小瘸子。”

顾明悦微扬的嘴角凝驻,她脸色僵硬地打了一声招呼:“哥。”

这是她父亲派过来的代表,顾骄杨,大伯家的堂哥,但顾家老大已经去世好些年了,他一直跟着顾明悦的父亲长大,和亲生的差不多。顾明悦是独生女,目前还投身电竞事业,大概以后的顾家的家业会交给一直在进行商业学习和实践的顾骄杨打理了。

原主的记忆飘忽得像一部看过的电影,她全都知道,却难以感同身受,而且许多细节都已经模糊了。她在见到顾骄杨之前,还不是很能理解这个明明类似于亲哥的人和顾明悦之间为什么这么冷淡,只记得两人小时候相处颇为鸡飞狗跳,差不多十四岁以后,他就极少出现在顾明悦的记忆里了。

现在大概明白原因了。

顾骄杨走过来。他二十出头,还在念着大学的年纪,但已经带着一股社会人的成熟气质,眼睛和顾明悦颇为相像,只是眼角要上扬一些,线条凌厉,不似女孩儿那么精致,但显得傲气十足。

“是转了性儿了。”他说,一副审视的目光。

顾明悦心里绷紧了一根弦。

她选择向父亲说明了转会的事,顾父大为吃惊,说你玩了一年还不够吗?还没等顾明悦多说些什么,顾父就语气严肃道:“悦悦,爸爸要和你谈谈,你等等我处理完手边的事。”

之后顾明悦在宿舍里和她老爹进行了重生以来第一次会面,采用视频会议的方式……她据理力争地试图说服对方,而且还极为困难地撒了撒娇——真的很困难,面对一个她要当作父亲但实质上很陌生的人。

让顾明悦没有想到的是,顾父拿起一叠资料,说我看了你最近的情况(大概是刚刚让人找的),说你现在在这一行很出色,是吗?

顾明悦还以为她爹已经知道了所谓的自杀,心提到了嗓子眼里,她只想集中于转会问题的处理,暂时还没有做好来一场亲情大戏的准备。

结果对方只字未提,看来只是通过了解贺武战队的情况来认识她这一年的生活。在那场风波沉寂之后,基本上所有消息都被公关压下去了,流传的说法不过是顾明悦在上半年身体不好,虽然民间小道消息还有,但没有被短时间之内笼统了解情况的顾父发觉(或者说被他的秘书自主筛掉了)。

顾明悦有些替原来那个小姑娘心酸,这么大的事情,她的家人真的不知道,也没想过询问她的工作情况,每次打电话,基本是一些物质的关心。

“你想继续打下去,现在要换一家有前途的战队?”顾父问,“也是你自己考虑的吗?”

“是的。”她回答。

“那好吧,涉及到商业合约的事,我让骄杨过来处理。”

顾明悦差点傻了,之前听对方那种强烈的惊愕感,还以为会面对很大的阻力。结果她爹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说行。

“骄杨先过来帮你看合约,”顾父说,“过几天我就来。只要是你自己的选择,爸爸都说好。”

顾明悦并不觉得感动,而是有点发懵,稀里糊涂地结束了视频。

然后她才调动脑筋回忆起顾骄杨是谁,结果在手机里根本没有找到这个人的号码。接下来的一周她都联系不上这个代理人,也不太敢催顾老爹,她觉得她可能低估了顾明悦的父母,那些单薄的记忆实在是太失真了。

季后赛开锣,雷霆方面也有得忙,而且离转会窗还早,没有催促的必要,而贺武的秦经理仍然想不通顾明悦为什么会选择雷霆,但本赛季赛程结束了,和各方赞助商沟通的时间到了,他跟老板都忙得团团转。夏休之前战队也不会放假,顾明悦还是每天照常训练,还和青训营的小朋友打指导赛,然后网游里抢Boss。遇到过叶修不止一次,还有他那支希望之队,散人发现这个小神枪之后,逮着她打,让队友顺利夺走Boss,然后语气还挺欣慰地说你进步真不错嘛,账号再打造好点有封神希望了。顾明悦告诉他自己将要转会雷霆,却没说肖时钦的事,叶修还装模作样地表示树立了一个劲敌,云云。

不出意外的话,这周雷霆告负轮回之后,肖时钦就会自己宣布了。

她过着非常宅居的日子,也不心急,除了常规功课,每天甚至花费了相当多的时间在网游里。一个青训营的小朋友问她会不会烦,她笑笑,说再过十年再看吧。就在此间,一个对手在竞技场里缠住了她,几乎要成为每天的固定节目。

然后她终于等到了一通电话,顾骄杨说,我来你们俱乐部门口了,先出来吃个饭。

顾明悦还觉得这是一个很友好的开端,直到见面,遇到了“小瘸子”的招呼。

而现在,顾骄杨用一种严格的目光,对她下了转了性子的判断。

她还是很紧张的,刚想说话,就听见顾骄杨自顾自地说:“以前虽然脾气烂,好歹还像个大小姐,现在怎么跟村姑一样?”

“……哦。”顾明悦无言以对。

“失恋打击这么大?寻死觅活完了还畏畏缩缩起来了?好笑。”顾骄杨用一种事不关己的冷漠口吻说。他双手插.进裤兜里,西装外套的边卷起,堆在臂弯上,看着随性潇洒的模样,就这么让他脚踝上还包着绷带的堂妹站在大门口应对他的审问。

顾明悦心里一惊,她瞪大眼望着顾骄杨。

“看我干嘛?”顾骄杨瞥她一眼,“站直了,抬头挺胸,丑死了。”

什么鬼,她也没有弯腰驼背啊!顾明悦深吸了口气,尽量镇定地问道:“你吃饭了吗?”

顾骄杨为话题的突然转折皱了下眉,说:“没呢,一路开车过来,你们这破地方周围有什么吃的赶紧——”

“我还以为你吃了火药呢,”顾明悦舒了口气,“人还是应该吃正常食物。”

顾骄杨眉梢古怪地一挑,“哟,嘴上长能耐了。”

顾明悦已经有点生气了,她为什么要一步一步忍着疼到大门口来见这个堂哥?根本就应该谈好了合约然后发给监护人签名就。不过说实话,控制脾气这件事她已经锻炼了小三年,也不是情绪化的人了。而且顾骄杨已经来了,就绕不开,她只能选择,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微笑就好……

顾骄杨没等到回话,突然露出兴味索然的表情,道:“你能走吗?”

“能。”

“那出去吃饭,”他说,“附近最大的商场在哪儿?换掉你这身村姑品味,然后约你老板跟下个老板见面。”

顾明悦为她担忧却还是有一点点期待过的家庭关系感到了绝望。她咬着牙,跟着顾骄杨上了车,令她意外的是这个骄狂刻薄的兄弟还为她拉开了副驾的车门。

“恐怕不能今天下午就完成合约的事,你没有提前告诉我你的到达时间,现在谁都没在。”

“现约,”顾骄杨说,系上安全带,发动引擎,“我有空,但越快越好。”

他转头,发现顾明悦真的拿出了手机,开始打电话,一板一眼的,也不见生气的样子。

再也不像以前那样碰见他就摆脸色,斗嘴,说不上两句话就跳脚。他读了大学以后就极少见到顾明悦了,上次见面还是前年的春节,年初一叫嚷着和他誓不两立,尖叫一个屋檐下有他没她。去年她开始要以打游戏为生,顾骄杨听说的时候就在心里想,有病,肯定要让社会教训一课然后哭哭啼啼地回来。没想到一年以后,现在她还要继续打下去。他被委派来解决商业合同的问题,路上才临时了解了一下顾明悦的情况,他的门道当然和顾明悦父亲的关注点不同,很快就知道了她在去年末那个自杀传闻。

顾骄杨承认当时他有点吓住了,知道那个傻逼堂妹没脑子,没想到会到这个地步,这是哪家烂俗青春剧里的高中生吗?他给顾明悦她爹的秘书打电话,问这事儿二叔知不知道,秘书说那不是传闻吗,我看大小姐还好好的,现在成绩不错呢……骄杨你过去注意看看?

他过来看,却在见到顾明悦第一眼的时候,在墨镜后眯起眼睛,感觉到了强烈的违和感。

她行动不便,但尽量表现出正常的样子,每一步都很慢,却没有一瘸一拐的,倒很符合她死爱面子的脾气。但不一样了,周身的气质都不一样了,顾骄杨甚至觉得她长相都变了,五官柔和了很多,竟然有股子端庄娴静的味道。穿着那身高中生校服一样丑陋的战队统一服装,扎着个土里土气的高马尾。

但在顾骄杨眼里,却解读出这个千金大小姐果然是吃了些苦头的意味。

他从小就很烦顾明悦,甚至跟二叔直言过她被娇宠得太厉害了,以后肯定要吃亏的。二叔却说女孩子就是要娇惯,长大了就会好。那时他还觉得家长都是盲目惯养熊孩子,现在看来颇有前瞻性。

他阴暗地揣测过顾明悦要经历什么挫折才会懂事,在二叔跟他说你妹妹要去打游戏的时候,还非常诚恳地投了赞成票,说那个圈子相对封闭和单纯,趁她年纪还小,现在去经历一下,比以后真正进了社会再吃亏长大好。

他平时也非常忙,之后根本没关注过,直到这次临危受命,发现顾明悦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改变,源头竟然是一场感情纠葛。顾骄杨心情颇有些复杂,看着懂事成熟了些固然是好,但这种契机也太蠢了,把自己欺负成什么样儿了,他简直不敢想象顾明悦怎么会有这么傻逼,万一她自杀成功了会怎么样?这个举动有任何意义吗?

然后现在,乖巧是乖巧了,还沉稳了很多,以前那种飞扬跋扈全都没了,非常没有意思,就像一个自大狂突然变得毫无自信,收起气焰来,低眉顺眼地做人。

顾骄杨觉得有点不服。

妈的这是我们家宠出来的大小姐啊,这到底给谁收拾了,找不到个冤家债主。他没觉得拒绝顾明悦的周泽楷有什么问题,查探过了,是个挺稳重内敛的小哥,不至于羞辱过他妹妹,大家都是帅哥,谁还不能挑了,如果是他,他也看不上顾明悦。所以就怪顾明悦自己吗?靠,可是她都变成这样子了,多气人。

顾明悦挂了电话,扭头看一脸冰霜的顾骄杨,愣了愣,还是说:“最快也要到周末了。你应该通知我,让我提前安排的。”

“不是提前一周多说了我会过来吗?”顾骄杨不耐烦地说。

顾明悦还是觉得,沉默是金比较好,她并不接话。

然后对方又说话了:“网上还能查到去年十二月份的事,虽然是些小道消息。你觉得我应不应该把你的蠢事告诉二叔?”

顾明悦愕然,对,她怎么忘了这茬儿。

“随便吧,”她说,“不,不用你添油加醋,我自己会说的。”

顾骄杨看她一眼,忽然紧紧地拧起眉头,“算了,别说了,搞不好你说着说着又觉得自己委屈了,又想不开。”

“……不会的。”

“顾明悦,”顾骄杨深吸了口气,“你真丢人。”

忍耐的弦被狠狠挑了一把,顾明悦尚在克制就快脱口而出的反驳之前,这个刻薄的堂哥又说:“脑子是个好东西,我希望你有了之后,不要再丢掉了。”

“嗯,脑子是个好东西,”顾明悦重复了一遍,她努力地扬起嘴角的笑容,“很可惜,我不能分给你了,希望人人都能有一个。”

顾骄杨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互不对付倒是没变,牙尖嘴利进化了。

顾明悦不会知道顾骄杨在想什么了,她现在只感到放松。面对原主亲属的关卡仿佛在不经意之间就过去了,这个咄咄逼人的堂哥,明明一口咬住了她的自杀事件,却没有就她的变化深究。

而她的父母……一年见不了两三次的父母,大概更容易接受吧。

心底里有一些微微的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