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长吃我奶头舒服的很 跟儿子出门旅游晚上做了


“爸!萧萧她怎么样了??!!”

在半路上接到自己叶风萧被人袭击的消息,叶风青一踏入家门就心急如焚的走向叶风萧的房间,正好在门口撞见了自己的父亲。

“你妹妹没事了,人没有受伤,只是好像中了迷魂散,身体使不上力气,现在晴儿在照顾她。”

“迷魂散?!”

叶风青眉头一皱。

迷魂散,专门针对习武者研制的一种麻药。

对于武者而言,寻常的麻药已经很难发挥作用了,只要一运气,就能够将这些体内的异物从浑身毛孔排出体外,所以对付武者,还是炼药师炼制的丹药更好使,而其中迷魂散见效奇快,只要吸入一丁点,就可让武者当场昏迷不醒,据说只有八品内力的武者才能够抵挡,算是相当上品的丹药。

如今习武者数量稀少,其中的炼药师更是少之又少,能炼制迷魂散的高级炼药师就更别说了,这才使得炼药师炼制的丹药异常珍贵,而且迷魂散又没有什么疗伤练功的实际效益,所以极少有人愿意炼制,更加稀少。

能够拿到这种千金难求的丹药,而且还能雇佣到戊天高手来偷袭,这背景一定不一般……

“但是没关系,虽然手下没捉住,但是我们抓到了他们的头目。”

叶岩的眯起眼睛,叶风青感受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无论对方什么背景,什么地位,既然他敢动我的女儿,就得做好觉悟!”

尽管叶风青知道自己的父亲并不是习武者,但此时依旧是被父亲的气势给镇的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

叶风青一直都清楚,自从自己的继母去世之后,妹妹在父亲心中的地位之重。

可是,有的时候,爱得越多,也越有可能会导致做出错误的决定,叶风青知道自己的父亲正在踏上这一条不归路。

“爸!有一件事,我要和你商量一下!”

叶风青决定不再沉默,作为一个哥哥,也作为儿子,他要在事情无法收拾之前,矫正自己父亲的错误!

“…………”

但是叶岩看了叶风青一眼,注意到他坚定的眼神,马上就明白了什么:

“你是想和我谈谈风萧与赵家婚约的事情吧?”

“是的!”

果然是,叶岩叹了一口气,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虽然从小到大什么都听自己的,但是他骨子里什么的性情还是像自己啊……

“额……那个啊,风青,这件事就不用再说了,我决定好了。”

刚才还散发着威严之气的他,马上就没了架势,从一个威风堂堂的一家之主,变成了一个普通的父亲,还略显头痛的抓了抓后脑勺。

“爸!就算事关风萧的性命也不能一意孤行——啊!”

叶风青刚刚情绪激动的大喊起来,马上想到这里是叶风萧的房门口,有些话不能让她听到。

“好了好了……别激动,你理解错了……”

叶岩摆摆手,示意叶风青冷静下来。

“过来。”

叶岩领着叶风青来到阳台,然后从怀里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根点了起来。

“!”

叶风青知道叶岩自己从来不主动抽烟,兜里揣着的烟盒,也不过是为了应酬时才装模作样的抽两根。

手臂靠着阳台,叶岩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头一下缩去一大截,吐出一口烟雾,他一脸疲惫的低下头。

“首先呢,我打算明天亲自去赵家,取消婚约。”

“爸!”

叶风青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

“我呢,或许真的是老糊涂了,什么为了女儿好,到头来,只不过是被过去束缚的可怜人罢了。”

叶岩又猛地吸了一口烟,一根烟就这么被他三两口抽完了。

叶岩顺手把烟头往地上一丢:

“我看着风萧日渐长大,看着她与那个日子越来越近,我心里的疙瘩越来越大,每一天我都在质问自己:‘我到底是个多么自私自利的人!为了自己的幸福,竟然葬送了自己爱的女人的性命!还剥夺了她女儿的未来……’”

“爸……”

叶风青伸出手,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大概是为了弥补自己的罪过,当我收到赵家联姻的消息之后,犹豫许久,还是答应了。”

“…………这不是你的错,爸,卑鄙无耻的是赵家!”

“不,就是我的错,是我自己忘了和茜茜的约定!是我自己背叛了茜茜!”

叶岩一拳砸在石质的阳台栏杆上,眼里充斥着自责与悔恨。

“我们的爱,可是茜茜用自己的性命换来的!而我竟然为了填补自己内心的愧疚,出卖了我的女儿!出卖了我和茜茜的爱的结晶!我根本没有资格做一个父亲!”

“爸……”

深吸了两口气,叶岩冷静下来之后,转过身,背靠着阳台,抬头看着夜空:

“不久之前,我还在和赵伯文这个老狐狸聊天,谈的是风萧定婚之日的安排……你知道吗?我有多少次忍耐住自己的拳头不去揍他……”

叶岩说着,还对叶风青摆姿势,像拳击手一样挥动了几下拳头。

“呵呵……”

似乎少了一层负担,叶风青感觉自己和父亲之间的隔阂也在这一刻消失不见,看着父亲装模作样的摆姿势,叶风青也不由得笑了出来。

“还是不要了吧,爸,一拳下去,他的骨头就散了!”

“哈哈哈……”

叶岩也大笑着拍了拍了叶风青的肩膀。

“但是当我接到风萧出事的电话的那一刻,那个老狐狸也装模作样的上来慰问几句,那个时候我看着他的眼睛就知道,这个畜生,根本就没有把风萧当做儿媳妇来看待,他所担心的,是怕失去一个交易筹码!从那个时候我就知道,风萧进了他们家,是不会幸福的!就算她的生命得以延长,也不过时多了几十年的折磨罢了!”

叶岩紧握双拳:

“当我带人去救风萧时,一路上一直在祈祷,如果真的失去了她,我这辈子的错误都没法填补了!当我看到她安然无恙,看到她还能叫我一声‘爹’!我的心都化了……”

叶岩紧紧握着自己的胸口:

“那个时候我就决定了:去TM的赵家!去TM的寿命论!我的女儿的幸福只有她自己能决定!!”

终于说出了堵在心口的一句话,叶岩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然后歉意的拍了拍叶风青的肩膀:

“对不起,让你看到我这个当父亲这么没素养的一面。”

“不!对我而言,这样的您,才是我的父亲!”

叶风青微笑地摇了摇头。

“爸,还有一件事……”

叶风青眉毛微微皱起,表情也变得严肃:

“之前我在酒店里,碰到赵堂虎了……”

————@@————

黑暗中,两个模糊的人影,一高一低,一跪一站,对话进行着。

“原来如此,果然凡人还是靠不住呢……”

“是,杂种就是杂种,即便给了他们法器,也还是一群废物。”

“不管他们了,东西拿到手了吗?”

“拿到了!”

“那另一边呢?”

“啧,失败了。”

“嗯……算了,那个猥亵的小人物,本就没指望他,就让他们再放一段时间,我们下回再去取。”

“是!”

“对了,我记得你已经是达到七品内力了吧?”

“是的,承蒙厚爱,上个月刚刚突破六品。”

“那也该是时候了……”

“!!难道说……”

“嗯,你的功绩大家有目共睹——拿去,这是属于你的。”

跪在地上的人,恭恭敬敬的伸出双手去接对方递给他的本子,像宝贝一样捧在怀里,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你要想好,修炼了这个,就意味着——”

“我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嗯——记住,修仙者,顺天旨意,求道升天……”

“……吾等,逆天改命!武道修罗!”

【本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