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太厉害一次1小时 师傅 徒儿很舒服


清羽星梦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很好,到点起床了。』可是想到了为了引气入体自己一晚没睡,她就想心痛的抱住脆弱的自己。

她走进卫生间,『关键是,竟然完全没有一点效果!』少女白皙的素手挤出了一点牙膏。『唉,真是脑壳疼。』

清羽星梦睁着没有一点精神的死鱼眼,动作有些迟钝的刷着牙。『暗着引星绝理说的,引气入体的最佳时期就是有足够星光的深夜。』

“咕噜咕噜~。”『可是自己就连一点传说中的气感都没有。原来引动星辰灵力入体是那么难的事情吗?唉,看来,只好晚上继续了。』

这不禁让她想起了某人在之前的世界交他呼吸法自己学不会被说身体不适合的经历!

“可饿的玉儿先生,直接说我笨不就好了吗。你一定是这样想的吧?哼!”

牙膏清凉的味道终于让她恢复了精神,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清羽星梦拿着校服,走进了换衣间。

在这个过程中看了眼床上的女主,不出她所料。『睡的像个死猪一样。真的是没有一点睡像。竟然又抱着我的蛋,唉。』

少女侧身骑在被子上,怀里抱着那颗巴掌大小的蛋。因为屋里的气温原因脸颊红红的,嘴巴还有些鼓起。

她只略微瞥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她可不想看什么衣冠不整的女人睡觉。『真的是,一点防备意识都没有。』

她故意重重的关上换衣间的门,想要就此吵醒清羽故梦。

分割线————。

坐在加长版98K春耕一号豪华的真皮座椅上,看着外面早高峰的车流,清羽星梦那如冬夜寒星般的漆黑眸子中不经意间闪过一丝看破红尘的凉薄。

她拿起那世界顶尖艺术家设计的咖啡杯,白银的杯身搭配着其上镶嵌的拇指大小的钻石,一股昂贵的气息配着加了糖的速溶咖啡进入了清羽星梦的口中。

少女的眉头微微蹙起,因为咖啡里的糖有些少了,她的红唇微微张开,“谢特。”清灵的声音很是迷人,仿佛那从山间留下的清泉一般。

她旁边的另一名少女一直若有若无的看着她,表情欲言又止,在刘海儿下那对如宝石班漂亮的紫色眸子闪着犹豫的光芒。

故梦咬着下嘴唇,手指抓着自己的裙摆。似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她抬起了头。“姐姐,谢谢你!”

清羽星梦一愣?她被女主这话搞懵了(๑•.•๑)。『啊嘞?垃圾系统,我有做过什么需要女主道谢的事情吗?』

“这个,好像还蛮多的……。”

『就知道问你没用。』少女的声音淡然,语调平静中带了刚刚好的疑惑,“我应该没有做什么需要你道谢的事琴吧?”

“因为,因为我昨天刚刚好看到了姐姐你在教室里骂人的样子。所以,所以是对姐姐之前手下留情道谢。”少女闭着眼睛一口气把这些说了出来。

清羽星梦反应依旧冷淡,“噢,我知道了。没有其他的事,就请你下车吧。已经到学校附近了,之前我说过,并不希望和你这样的土包子扯上关习。司机,停车。”

“是的大小姐。”得到了清羽星梦的指示,司机把三米高的加长版春耕一号停到了路边。

可爱的少女眼中带着三分梁博,七分冷淡。与5分漫不经心的看着女主打开车门,从1米高的车厢直接跳到了水泥地面。

她伸手关上车门,只留下了浑身散发着无助气场的女主扬长而去。春耕一号所附带的浓烟与轰鸣10分的醒目语霸道!真不愧是最优秀的越野车!

突突突的声音中,车上的清羽星梦扬起了那如天鹅般的玉颈,俯视着窗外下方矮了一大截的私家车。这一刻,她不禁感受到了一丝有钱人才懂的快乐。

再次拿起了那通体由白银打造,镶嵌着拇指大钻石的咖啡杯,轻轻抿了一口其内的速溶咖啡。清羽星梦的嘴角微微扬起一个凉薄的笑。

“司机,不用去学校了,我要去磐石路的烧仙草集团。”

“可是大小姐?您如果不去上学的话,老爷那边。”司机有些犹豫。

她的嘴角微不可察的勾起了一个带有3分嘲讽的微笑。“我要做的似,比那重要得多。况且,这几年付你钱的应该是我而不是我的父亲吧?”

司机低下了头。“我明白了大小姐。”

“只有聪明人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还有,以后再撕下你可以称呼我为董事长,或者社长。”她的声音中带着自信,与令人不得不折服的气场!

司机的头压得更低,甚至都要贴到那镶钻的纯金方向盘上。“我明白了,社长。”

在一阵凸凸凸的轰鸣声中,一辆三米高的越野豪车冒着滚滚黑烟嚣张的停在了一栋大楼之前。

清羽星梦从车上走了下来,步伐优雅而又稳健。她抬头看着面前的那88层的大写字楼上写着五个反射着阳光的烫金大字,烧仙草集团!很是欣慰。

她的目光再往旁边一瞥,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40多岁男人正手举小旗,冲着大吊车上的司机比划着,“放。放!好!”

大吊车的另一头是一个巨大的房顶!现在正和下面的建筑合为了一体。

那个举着小旗的男人看到她,就跑了过来。“大小姐,由于您要的那种写字楼旁边有大工厂的地本市实在没有。所以我就自作主张在楼旁边直接起了一个4000公顷的场子。”他擦了擦头上的汗,“建造效率有点慢了。还让大小姐您看到了不完美的一幕。是我的失误。”

清羽星梦摆了摆手,面上戴着平淡的微笑到,“无妨。这都是小事。我要你招的人都招到了吗?”

管家的面色有些为难。他欲言又止的到,“一些基本的员工在昨晚已经全部安排好了。可是,科技那方面的顶尖高端人才需要面试。不过,请大小姐放心。不出意外的话,今天一天就可以全部搞定。”

少女点了点头,面上带着运筹帷幄的笑容,到,“我知道了。那么,那部分最顶尖的人才,就由我来亲自面试好了。”

管家和10几个穿着黑西服戴着黑色大墨镜的保镖恭敬地带着清羽星梦来到了属于他的办公室。

望着整整一面的大玻璃,她可以从这88层俯视半个城市的大部分地区。她对众人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下去了。管家和众保镖鞠了个躬,退了出去。

待到确认他们走开了,清羽星梦便迫不及待地跑到了大玻璃面前。她整了整自己的着装,调整了一下面上的表情。

少女的眼底带着三分梁博,五分深沉,与7分的漫不经心。“哼!女人。”她用着低沉的声音说出了自己一直梦寐以求在这种情景下想说的话。

说完,她就再也憋不住的笑了出来。整个人就像是个神经病1样的开始满地蹦达。“哈哈哈哈,系统系统。你看我是不是特像霸总?”

她面上带著兴奋的笑容,整个人笑得就像是一个两百斤的胖子。刚刚营造出来的霸总气息瞬间荡然无存,不过这一次,开心是真的。

“统统觉得,宿主酱子像是个沙雕呢。”她丝毫没有在乎系统的嘲讽,又像刚才那样站在大玻璃面前哼了几次。

玩累了,她就坐在了昂贵的真皮椅上。少女理了理耳边的碎发,整理了一下头上的翠绿色发簪。对于这件万用性道具,清羽星梦自然要随身携带,当然,另外几件道具她也带在身上

长出了一口气,“没想到,有朝一日,我还真的能有这种体验。太爽了!垃圾系统你造吗?我以前就特羡慕那种霸总文的霸道总裁。尤其是他们站在大玻璃面前哼哼的时候。我就想啊。什么时候自己也能那样呢?结果,变成了女人以后竟然实现了。唉,性别,反阵对我而言都无所谓。感觉,现在这样也挺好。”

她自嘲的笑了笑,语气四是放下了什么般的十分轻松。“名利,钱财,得到力量的机会,我都有了。你说,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883还是第一次见到她,他那样开心。

“爱情。宿主离人生赢家就差了一个爱情。”

清羽星梦苦笑着摇了摇头。“爱情什么的。我不需要。也从来不相信。而且我这种人,真的,挺讨厌那个词的。想想就觉得恶心。”

“为什么呢?爱情难道不美好吗?”系统有些好奇。清羽星梦笑着,摇了摇头。“哪里没好了?爱情这个词儿在根本上就是商家为了销售产品搞出来的。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爱情,有的只有亲情和友情罢了。”

似是想到了什么,她又笑了笑,“说起这个,我,有点想念玉儿先生了呢?”

“嗯?『:(?_?:-|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系统适时的发来了一个疑惑的表情。

少女把自己陷在真皮的座椅里,仰着头,看着昂贵的台灯喃喃道。“是我的师父,我的道法就是汗他学来的。一个不喜欢收拾房间的家伙。”

她闭了闭眼,似乎是在和系统说着话,又似乎是在喃喃自语。“玉儿先生啊,是我活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啊。”

她有些迷茫起来,“现在,连世界都不是一个了。”少女的眼中似有泪光,不知怎么的?她怎么样也想不起玉儿先生的样子了。

少女终究是没有哭出来,她笑了一下,『自己,汗那个世界的联系也断掉了吧。这就是证明啊!』

将复杂的苦楚与悲伤埋入深不可测的心底,她的脸上重新挂上了一个微笑。“记得很多年前,我还想学呼吸法来着,像是内功,不会在体内存储能量,应该说,更像是一种技巧。感受万物的律动,乃至融入律动。不过可习。我没学会。”

“为什么?”系统问。她很给面子,『竟然宿主想讲,这种东习看起来也不会接触到太多真理,不会让自己掉san值,那就顺便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少女喝了口咖啡,“句玉儿先生他说,我的体直并不适合呼吸法。所以我怎么学都没用。内功也是,我在另一位师父门下也没学到内功。准确来说,是我学不来。其实我有点怕,”

“宿主在怕什么?”

“对于昨晚引气没有任何反应。我怀疑,是不是我的体直也把修真这方面给绝缘了?那就操蛋了!”

系统低低的笑了,“没有关习的。宿主所担心的并不是什么问题!你知道,这具身体并不是你原来的那一个。就算没有修真的潜能,在你完成任务穿越世界以后,我们也可以为你换一句可以修真的身体。只是早晚的区别而已。不要心急。”

“啧,看来,是我陷入思维误区了。”她笑了笑。

系统再次开启无情的嘲讽。“不是我说,宿主你还真是蛮呆的。”

“诶!你酱紫也太白木了吧。比起可爱的劳资,你才是真的大呆瓜吧。算了,趁着有时间,我还是试一下从来没用过的装备好了。”

清羽星梦站起身,走到空旷的地方,拿下了头上翠绿的发簪。

少女凝神,渐渐的平腹呼吸,一丝丝的法力从她的手掌注入了那如玻璃般漂亮的发簪之中。在一阵青白色的光芒交织中,再一个个符文的旋转中,她的手里出现了一把精致的魔法棒!

大小虽然和某些儿童玩具差不多,但那种精致的做工,完全不是那些粗制滥造的塑料玩具能比的。如果硬要说,除去它跟正宗的魔杖相像的地方,这根魔法棒更加接近一些贵族使用的手杖。

华丽且朴实,拿在手里的重量感也丝毫不虚。看着杖头那精致到极致的翠绿色荷花,不自觉得让人有一种清新安静的感觉。

“好!看起来激活需要的法力并不多,那么!就让我来试一下附带的魔法。”

她举起魔杖,控制着体内细微的法力,“已爱为名,已我自身为媒介,请让这美丽的倾世之花!开遍世间!”在念咒的同时,少女可以感受的到,能够施展这个魔法的最少法力被魔法棒吸收,在一阵不知名的运转下,她原本的法力转变成了一些没有见过的能量,在迎合了这个魔法。

清羽星梦猜测,这应该就是魔力。而刚刚的过程,就是把她自身的法力转化成了魔力。『很有趣,但搞不懂。』

一朵拇指大小的白色荷花缓缓的从魔法棒上飘起,受着清羽星梦的控制,并没有到处乱飘。

少女认真的观察了一会儿,伸出如青葱般的手指在花瓣上戳了一下。发光的小白花无声的化成了细微的光雨,没多久就全部消失了。

这并不是代表这个魔法没有攻击力,形成这样一幕的原因,只是清羽星梦在控制,再加上,这是最少能够完成魔法的魔力,本身就没有太大的存在,自然就不会有什么破坏力。

思索着,少女感受到体内消失了1/5法力的情况,心中已有了分晓。『啊,看起来并不能用很多次。刚刚这种最低标准的威力,如果自己不加以控制的话,把一块砖头炸成两半应该是没有问题。不过,附带魔法都是次要的,作为万用类的魔法棒,最大的意义还是增强各种法系能力,与减少施法力量的消耗。』

她把魔法棒变回了发簪,又坐回了办公椅上,双腿交叠,把手枕在了脖子后面。“我们还是继续讨论刚刚的话题吧。我说系统,你不是说你都1000多岁了吗?竟然还相信爱情这种东习?不怕被笑死?”她嗤笑着,眼中是无比的淡漠与空灵。

一阵凉爽的清风袭来,带着系统那无奈的声音。“所以啊。就连我这个1000零几10岁的老东西都抱有一丝幻想,宿主这样的年轻人怎么就绝望了呢?”

少女叹了口气,“见得多了呗。我就是那种不婚主义者,如果要给你一一列举证据的话我怕你会觉忘哦。最浅薄也是醉现实的理由之一。彩礼,彩礼是古代男女互赠的。到了现在一个叫彩礼。彩礼必须10万起步。而另一个叫嫁妆,讲究的给你两床被缛。婚后家务平分。可车房都男方全包。嘴里说男女平等,实际就是双标扯淡。还想听其他的理由吗?”

“可,素主现在是女生吧???”

清羽星梦冲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你不会不知道这个世界的背景是同性可婚吧?规矩一样,恶心的要死。而且,我比较讨厌女人多一点。因为据我所知,女人双飙的更多。当然,这并不表示我觉得男人双标,恶心的少。懂?”

“懂了。宿主仇视人类。那也不对啊!宿主不会找个好人?”

少女忽的冷笑起来,“你见过好人?”她的语气带着满满的不屑。显然是对系统的话嗤之以鼻。

“统统倒是觉得。女主还挺好的,至少,对宿主还挺好的。”

尚未完结。我知道这张的内容或许会有某些田园喷我了。

ps,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猜出那豪华的越野车春耕一号到底是什么。下张放图。

二合一。

二更。